安徽快3有什么技巧吗: 七零之悍婦當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青梅竹馬

      原主的記憶里除了韓青松、婆家、娘家這些常年打架的宿敵,還真沒別人,尤其沒有這樣板正的男人。
      
      楊晗看她真的不記得自己,笑容便帶上一絲戲謔,“你不是蘭花花嗎?”
      
      蘭花花?林嵐頭發都豎起來了,蘭花花是什么鬼!
      
      哎呀,她想起來,原主的名字認真說起來應該是林蘭。
      
      畢竟下鄉人,給女孩子起名基本都是從花草樹木莊稼上走,不會起嵐這樣的字眼。
      
      可是,蘭花花……實在是太皮了。
      
      楊晗看她一副驚恐的表情,哈哈笑起來,“你別怕,我不是壞人?!?br>  
      壞人還會說自己是壞人?
      
      林嵐對蘭花花耿耿于懷。
      
      楊晗趕緊道:“林蘭,我是盼盼啊?!痹儼凰登宄?,估計對方要打人了。
      
      “盼盼……啊,是你啊,楊胖胖!”林嵐一下子想起來,她想起來了!
      
      原主小時候有個小伙伴叫盼盼,大家都叫他胖胖,因為他真的又白又胖。
      
      說來也怪的,五十年代,大家生活都不好,吃不飽穿不暖的,一個個都干巴瘦,可楊盼盼就能把自己喂得白胖。
      
      大家都很奇怪,私下里猜測他是不是每天吃十個雞蛋!
      
      因為那時候允許一家兩個人一只雞,他們家按規定可以養兩只半,可他奶奶愣是養了六只,還沒被抓走,說要下蛋給獨苗苗孫子吃。
      
      這是很小時候的記憶,到了八歲上,原主要跟著干活兒,楊胖胖上學,男女孩子基本沒交集,還一起玩會被小孩子笑話爛腳丫。
      
      對于這時候單純地認為男女擁抱、親嘴就會懷孕的青年來說,在情竇初開之前,的確不會男女一起玩兒的。
      
      而原主大了以后又忙著和自己三姐掐架,的確沒心思關注別的人和事兒,楊胖胖早就被她丟到腦后去。
      
      聽林嵐這聲楊胖胖似乎報了蘭花花一箭之仇的語氣,非常解恨,他也不尷尬,笑著說:“對,就是我。走,我請你們吃白面饅頭?!?br>  
      林嵐歡喜得很:“好不容易遇到親人,可得好好吃一頓……”意識到自己有些忘形,不好意思地笑笑,“不怕你笑話,真有點餓了?!?br>  
      “我知道,所以等著請你吃饅頭吶?!毖鈮險瀉羲歉ナ程?。
      
      不但有一笸籮白面饅頭,居然還有一小盆紫菜蛋花湯!
      
      林嵐這個吃過多少美食的現代人這會兒心情都飛起來,果然饑餓是最美的食物。
      
      她趕緊拿錢。
      
      楊晗正色道:“咱們可是一個村的,幾個饅頭一碗湯還請不起?那也太看不起我?!?br>  
      林嵐就對小旺道:“小旺,謝謝舅舅?!?br>  
      小旺飛快地瞅了他一眼,嘴唇動了動,在嘴里叫一聲舅舅。
      
      楊晗摸摸他的頭。
      
      小旺嚇得趕緊躲開,死死地扒在林嵐身上。
      
      林嵐安撫地拍拍他,示意他不用緊張。
      
      楊晗笑著逗他,“放開肚皮猛吃,舅舅管夠?!?br>  
      林嵐笑道:“讓你見笑,那我們就開吃咯?!?br>  
      啊,沒想到有一天饅頭加紫菜湯也會成為美食,說出去誰信??!
      
      可惜不能跟前世通信,否則一定要直播給自己那些狐朋狗友們看看。
      
      林嵐和小旺吃得噴香,她也不忘提醒小旺吃東西要閉上嘴巴,不能吧唧嘴,喝湯要小口,不要呼嚕呼嚕……
      
      楊晗看得有些發怔。
      
      這時候林嵐抬頭問他,“楊晗,你咋認出我來的?”
      
      楊晗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打小眼神好使,你不記得了?其實主要是你變化不大,不像我?!?br>  
      林嵐瞅了他一眼,這“變化不大”是一句恭維人的好話呢還是表示依然那么潑辣幼稚沒長大呢。
      
      他倒是真男大十八變,小胖子變成了大帥哥。
      
      笑了笑,繼續吃東西,她悄悄揣測楊晗。
      
      楊晗也不動聲色地打量她。
      
      這人也怪,小時候雖然潑辣,可怎么說也是個正常的小丫頭,為人還挺正直的,人家追著罵他白胖子她還仗義執言呢。
      
      怎么嫁了人,就被人說成母老虎、潑婦?日常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
      
      估計是和她三姐從小打架習慣了?可那時候是打三姐,也不是禍害自己啊,怎么去了婆家不打他們,專門自/虐呢?
      
      也許她婆家都不是東西,把個好好的女孩子給逼成瘋婆娘。
      
      就跳河、上吊、喝農藥這事兒,他間接地也聽過好幾回。
      
      原本尋思她現在肯定跟其他不幸福的農村婦女一樣,邋里邋遢蓬頭垢面,滿臉浮腫眼神呆滯,動作粗魯帶著瘋狂,而且一定會跟祥林嫂一樣自怨自艾嘮嘮叨叨讓人一見就退避三舍。
      
      他怎么也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醫院門口看到她,雖然風塵仆仆有些憔悴,但是看起來很正常,甚至稱得上有氣質!
      
      氣質這個詞咋也安不到蘭花花身上吧,可邪門的是,楊晗就覺得眼前的林嵐文靜有氣質,不是農村婦女該有的感覺。
      
      反正舉手投足咋也不像個潑婦啊。
      
      哪有潑婦這樣吃飯的?
      
      楊晗尋思,可見傳言不可信,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呢。
      
      等林嵐吃飽兩人敘敘舊,說了說小旺的病情,配眼鏡的事情。
      
      楊晗道:“這樣,等眼鏡來了我讓郵遞員給你捎過去,你就不用再跑一趟?!?br>  
      大熱天帶著個孩子不方便。
      
      “這樣好,我怎么沒想到呢?!繃軸鞍檔雷約焊詹哦齷柰?,居然沒想到郵遞員。
      
      她看看天色,摸摸小旺的肚子已經吃撐,就跟楊晗告辭回家。
      
      原本她還想去百貨商店大采購一番呢,想起身上什么票也沒有,有錢也買不到只得遺憾作罷。
      
      楊晗驚訝道:“你不是想走回去吧?!?br>  
      “我們就走著來的啊?!繃軸安灰暈?,都這時候了也只能11路公交車將鞋底磨穿啊。
      
      “你等著,我去問問有沒有車去下面公社?!?br>  
      說著楊晗就出去。
      
      過了一會兒,他回來,“沒有去你們公社的,不過有去臨公社的,你們搭車坐過去,再走一段?!?br>  
      “那敢情好,真是多謝你,沒想到來醫院還能遇到熟人?!?br>  
      醫院里有個熟人,那可是很大的便利呢,這關系可得處好了。
      
      林嵐盤算著等下一次來縣城,就想辦法給楊晗帶點雞蛋、蔬菜什么的,糧食雞蛋這時候是普通人家送禮最好的東西。
      
      楊晗送她去坐車,分別的時候變戲法一樣拿出一把糖塞給小旺。
      
      小旺有短褲背心穿就不錯,自然沒口袋,他也拿不了,所以林嵐只好趕緊接過來。
      
      “你說吃你的還拿著,多不好意思啊?!?br>  
      楊晗笑了笑,“我不是舅舅嘛?!彼裁桓鑾祖⒚?,小時候的確是把她當自己姊妹的。
      
      林嵐握著小旺的手跟他揮手再見。
      
      有車回去就方便得多。
      
      坐車走了三分之二的路,也只花了兩毛錢,讓林嵐大呼便宜。
      
      她帶著小旺下了車,這時候已經斜陽夕照,余暉灑在河面上,金光粼粼。
      
      坐車揚了一身一臉的灰,她就帶著小旺下去洗把臉。
      
      等她起身的時候,發現小旺仰著小臉,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上跳動著細碎的金芒,晚風吹拂著他的碎發,仿佛油畫里的孩童,靜謐安詳帶著天使般的光澤。
      
      她不忍打擾他。
      
      過了一會兒,小旺睜開眼睛,對著落日的方向看了看,小聲道:“娘,你聽!”
      
      林嵐豎起耳朵聽,蟬鳴蛙唱,草蟲啾啾,風聲颯颯,的確很好聽。
      
      “娘,你聽見了嗎?”
      
      “聽著呢?!?br>  
      “有……的聲音哦?!彼底潘涂急兆叛劬吆?,居然十分好聽。
      
      林嵐驚訝地看著他,這孩子真不簡單,比那些只會唱調子簡單直白的宣傳曲的孩子可厲害多了。
      
      鄉下孩子除了去學個吹嗩吶敲大鼓的,哪里還懂什么音律啊。
      
      ……
      
      休息了一會兒,又喝點水,林嵐就帶著小旺回家。
      
      現在地里都是鋤草捉蟲的社員們,有人看到她帶著小旺都很驚訝,看熱鬧一樣看他們。
      
      林嵐自然不在乎,反正有潑婦黑光環護體呢,怕什么!
      
      “娘!”脆生生的一聲呼喚。
      
      林嵐循聲望去,發現北邊田間地頭上跑來一個小姑娘,8九歲的樣子,活潑俏麗,正是麥穗。
      
      麥穗飛快地跑過來,“娘,你去縣城找我了嗎?”
      
      麥穗是個早熟的女孩子,今年9歲已經很愛美,虛榮也初見端倪。
      
      這是原主最疼愛的孩子,可其實,麥穗并不如原主以為的那樣親近自己娘,愿意當小棉襖,反而更喜歡和有錢的嫲嫲、小姑親近。
      
      她淡淡道:“我帶你弟弟去看病?!?br>  
      麥穗敏感地覺察娘的語氣有些冷淡,瞅了抱著娘大腿的小蘿卜丁一眼,眼神輕蔑,好歹顧念著親娘在邊上沒叫小傻子。
      
      “我還以為晚上沒回來,娘想我才去縣城接我呢?!甭笏胗鍥行┦?。
      
      以前娘都是最先照顧她的,現在居然把她排在弟弟后面了呢。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林嵐隨口問了兩句學校小叔小姑的事兒,然后問大旺這兩天干嘛了。
      
      她怕大旺去縣城認識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到時候跟著學壞。
      
      麥穗卻答非所問,一個勁地說城里的花花世界,城里人穿的怎么好,百貨商店賣多少好東西,花裙子、好看的發夾、小皮鞋等等。
      
      林嵐有些不耐煩,“家去說?!?br>  
      麥穗看小旺緊緊地拉著娘的手,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娘很討厭小旺,絕對不會帶著小旺出門的。
      
      這會兒,怎么比自己還受寵呢?她心里不是個滋味,跑過去拉著林嵐另外一只手,親親密密的,“娘,一晚上沒回來,我可想你了呢?!?br>  
      林嵐嗯了一聲,“你差點見不著娘了?!?br>  
      你娘昨天喝了農藥,對不住,你真的見不到你娘了。
      
      麥穗和大哥回家的時候已經聽奶奶二嬸他們繪聲繪色講過娘喝農藥瞎鬧騰的事兒,她還跟著批判兩句呢。
      
      大哥冷著臉跟要殺人一樣,沒吭聲就跑去隊上鋤草了,她則特意跑到南邊地頭等著娘。別人說娘帶著小旺去縣城看病,她卻篤定娘是想她去縣城接她呢。
      
      誰知道……
      
      “娘,你去給小旺看病是有錢了嗎,不如給我買雙皮鞋吧?!甭笏胨檔美碇逼?,甚至有點不高興。
      
      畢竟以前娘有點錢都是先給她買東西,她習慣了,覺得一切都是應該的。
      
      林嵐認真地看著她,哎,這丫頭被原主慣得不輕,所有后來養成小姑二號,成了書里的極品女配啊。
      
      林嵐看著干凈漂亮的小姑娘,這時候還沒有歪得不可救藥,應該能掰回來,她說:“麥穗,從今天開始,咱們家的每一分錢先給小旺治病,再給你們幾個吃飯上學,那些打扮好美的事兒,等有富余再說?!?br>  
      什么?娘拒絕了她?
      
      麥穗有點懵,無措地看著林嵐。
      
      娘變了!像個后娘!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韓青松:怎么還不讓我回家!丟了媳婦兒誰負責!
    林嵐:我單方面宣布與韓青松同志離婚!
    韓青松:……
    ——————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過去就賣兒子?



    七零之悍婦當家
    調/教男人和五個娃,一家斗極品過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帶空間養娃種田



    九零之重啟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襲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舉之路
    古代科舉官場之路



    星際修真生活
    聽風的星際修真文



    重生農家樂
    古代農家女的創業故事



    穿越錦繡田園
    農婦奮斗種田文



    穿越市井田園
    青梅竹馬鄉土斗極品種田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