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预测网站: 七零之悍婦當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縣城領錢

      
      韓青松的津貼都是一個季度寄一次,不是他自己寄送,全部委托部隊后勤統一處理。
      
      這兩天就是第二季度的匯款到賬日,先到縣城,然后郵遞員會往家里送匯款單單子,因為人手少動作慢,郵遞員把單子送到家起碼也三天后。
      
      林嵐就想打這個時間差,她明天就去縣城把匯款單先拿到手,先老太太一步把錢取出來。
      
      最早的時候韓青松匯款都是寫老韓頭兒的名字,老太太會拿著介紹信和老韓頭兒的私章去取錢。
      
      后來生了小旺這幾年原主年年鬧,非要韓青松把錢匯給她,韓老太太自然也不答應,于是韓青松干脆讓把林嵐的名字也寫上,兩個名字誰都可以領錢,只是原主從來沒機會領過錢而已。
      
      林嵐等小旺吃完,就領著他出去散步消食兒。
      
      她在胡同里碰到村里和三旺一起玩的男孩子,趕緊問他,“小牛,三旺呢?”
      
      小牛被她嚇一跳,看也不敢看她,飛奔而去,“南河呢?!?br>  
      林嵐就把小旺背起來往村南去,路上碰到不少村里人,都遮遮掩掩地偷看她。
      
      “她這是沒事兒了?不是說都口吐白沫藥死了嗎?”
      
      “別瞎說,就是空藥瓶子兌的水?!?br>  
      “哎,你們說,韓青松是不是真的要和她離婚啊?!?br>  
      “噓,她來了?!?br>  
      林嵐背著小旺路過,瞥了那個八卦她離婚的女人一眼,也算是原主宿敵之一,她便學著原主的表情和語氣,“離婚也不會娶你?!?br>  
      “你!”那女人氣得夠嗆。
      
      林嵐悠哉地走了。
      
      “她是不是中邪了?”
      
      怎么不撒潑放賴了?擱以前那是肯定要罵人跳腳的,有些好事兒的人就喜歡氣她,看她出丑的樣子。
      
      林嵐背著小旺來到南河邊,就見三旺那臭小子跟只鴨子一樣在河里歡快地游來游去。
      
      臭小子,飯都顧不得吃。
      
      “三旺,你上來!”林嵐喊他。
      
      三旺聽得娘叫,呲溜一下子跟條魚一樣鉆進水中,半天不浮出來。
      
      林嵐看得心驚肉跳的,“韓旺民,你趕緊給我滾上來!”
      
      有飯后出來找知了龜的人聽見,知道韓家潑婦又在撒潑呢,都有意無意地往這里來看熱鬧。
      
      三旺留戀不舍,不過到底也怕林嵐發怒,不情不愿地游過來,爬上岸,一副茫然的樣子,“娘,你咋來了呢?!?br>  
      “你二哥呢?”
      
      “不是回家送梢瓜了嗎?我割草的時候找了個野梢瓜,讓二哥送回家給娘吃?!?br>  
      林嵐估計二旺是躲在哪里自己吃去了,她讓三旺趕緊回家吃飯,“以后不許一個人下河,黑天不許下河?!?br>  
      想到這小子后來淹死在水里,林嵐就覺得造化弄人,得讓他離水遠點。
      
      三旺卻不以為意,“娘,我水性好著呢?!?br>  
      7歲的孩子,要擱現代還不懂事呢,可他跟個小大人一樣,日常割草抓魚,比哥哥還能干。
      
      “你沒聽說淹死會水的嗎?不會水誰來河邊?”林嵐催著他回家。
      
      三旺雖然跟著家去,卻不當回事,還興奮地說東說西。
      
      回村里看著三旺家去,林嵐就背著小旺也去大隊部,因為支書那些男人晚飯后都來這里扯閑篇。
      
      這時候各家都吃過晚飯,男人們三三兩兩的到大隊部場院聚堆納涼說話。夏管時節就是除草,晚上沒什么活兒,最近也沒修路修水庫,所以社員們都比較空閑。
      
      離著老遠就聽見書記帶的戲匣子嘰里呱啦的聲音,正在唱京劇《紅燈記》,
      
      看到林嵐背著孩子過來,村民們都紛紛瞅她,連戲匣子都顧不得聽,議論紛紛。
      
      “她背著小傻子干嘛呢?”
      
      以往就聽見她嫌棄小旺,可不見她領著小旺出來玩。
      
      今兒這真是中邪了不成?
      
      以前她剛鬧騰尋死的時候,大家說她中邪,等鬧騰習慣了,這會兒不鬧騰,大家反而覺得更像中邪。
      
      林嵐覺得有潑婦名聲護體也不錯,反正名聲已經蕩到谷底,基本沒什么為了害臊怕人家說閑話不敢做的事兒。
      
      比如說見了那些扯老婆舌的人她裝沒看見昂首闊步走過去,絕對不用打招呼。
      
      打招呼反而會嚇著他們。
      
      大隊部玩的都是男人,這也是不成文的規矩,男人就找男人扎堆玩,女人要是過來就會被人調侃。這時候鄉下男人,不善和自己女人表達感情,除了干活,有些男人一輩子都不和自己婆娘扯閑話交流感情,這也是奇葩的。
      
      “支書,大隊長,我開個介紹信!”林嵐并不怕人聽見,反而學著以前大著嗓門喊。
      
      這樣的好處就是傳聲筒多,幾乎是同步的,支書和大隊長就聽見了,有人替他們應了一聲。
      
      她知道兩人的位置,就背著孩子過去。
      
      “我說青松媳婦兒,你沒事兒了吧?”干部們倒是沒多少偏見,還主動關心一下。
      
      林嵐盡量不太出格,木著臉粗著聲,“沒事了。我要開介紹信,明天去縣城?!?br>  
      “去縣城干啥呢?”
      
      “你們看我家小旺,四歲了,眼神兒不咋好,我想帶他去醫院看看?!?br>  
      眾人松了口氣,是去看病,不是去告狀就行。
      
      以前她也鬧騰過,嫌韓青松不回家,嫌婆婆苛待她,要去縣革委會去告狀。
      
      軍人家屬要是告狀或者舉報,那是非常嚴肅的行為。
      
      好在沒去成。
      
      大隊長和支書交換了個眼神,是不是問問老韓頭兒?
      
      支書就給旁邊那會計使眼色,后者趕緊去找老韓頭兒問問。
      
      林嵐又說:“支書,我能不能借五塊錢?花不完的我還回來,花掉的到時候用工分補上?!?br>  
      很快會計回來打了個手勢,有這回事的。
      
      支書就痛快批準,回屋里拿信紙,唰唰寫幾句話,蓋上章,又讓林嵐摁手印。
      
      “謝謝支書,謝謝大隊長?!繃軸敖庸檣芐藕頹?,又讓小旺道謝。
      
      看她這么懂禮,眾人反而不知所措,這……不對啊。
      
      母老虎還會說謝謝?這么懂禮倒像是讀書的城里人。
      
      林嵐也不多說,留他們自己腦補去,背著小旺回家。
      
      她一走,場部就炸了鍋,紛紛問咋回事。
      
      那邊老韓頭兒還生氣她一個老娘們跑男人窩里來呢,后來聽說是借錢要去給孩子看病,他又覺得老臉發熱,就好似自己家苛待老三家的,不給她孩子治病一樣。
      
      “這娘們兒,在家里說過兩天不忙就送他們去看病,怎么還自己跑過來?!?br>  
      有心人卻也懂,過幾天秋收的話更忙,哪里有時間去?
      
      無非就是老太太把著錢不給花唄,要是小兒子小閨女有個頭疼腦熱,早跑醫院去了。
      
      有林嵐之前的鋪墊,老韓頭兒也沒多想,甚至還主動瞞著老婆子林嵐借了大隊五塊錢的事兒,尋思等回頭告訴隊里用家里工分頂上。
      
      當天晚上,林嵐就叮囑二旺好好看著三旺,又讓二旺悄悄去飯櫥里拿干糧。
      
      結果二旺就拿出來兩塊巴掌大的餅子,“娘,都吃完了?!?br>  
      家口大,當天的干糧基本都吃完,第二天再另做。
      
      林嵐也只得作罷,又悄悄拿了韓青松帶回來的軍用水壺灌滿水藏著。
      
      東間炕上韓老太太聽見動靜,還想起來看看,卻被老韓頭兒摁著了,“估計孩子喝水呢,快困覺吧?!?br>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林嵐就起身帶著小旺出發去縣城。
      
      因為干糧不夠吃的,又沒有糧票,她少不得繞到菜園悄悄摘兩根黃瓜帶著充饑,至于老太太到時候會罵,也隨她去。
      
      山咀村去縣城只有一條土路,沿著南河往東走,不到五十里路,她帶著孩子要走上好半天。
      
      畢竟她是嬌氣的現代人,天熱有空調,天冷有暖氣,從來沒頂著熱辣辣的大太陽背著個孩子這樣暴走。
      
      又熱又累,感覺頭頂的太陽變成個大火球炙烤著她,腳下的土路也坑坑洼洼,走起來格外磨腳。
      
      很快她就腰酸背疼腿疼腳疼,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疼的。
      
      小旺也懂事,不讓她背,主動下來牽著手走。
      
      一路上林嵐盡量逗著小旺說話,可他離開家門之后就不愛開口,尤其離開山咀村,更是小嘴閉得緊緊的。
      
      林嵐逗十來句,他能回個一兩聲算不錯的,若是有外人,那是一聲也不回的。
      
      林嵐也不強求,說實在的她也有點緊張,要是這孩子嘰嘰呱呱和她聊,她還不知道聊什么呢。
      
      畢竟她真的不會帶孩子。
      
      后來遇到一輛騾車,搭了個便車,又走了半天,運氣不錯遇到一輛拖拉機。
      
      這么走一會兒,搭會便車,不到晌天總算進了縣城,她也不識路,不知道郵局在那里,就先找掛紅臂章穿靛藍衣裳的治安人員問路。
      
      人家一聽她這語氣,看她那架勢,還帶著干瘦的孩子,就知道是貧下中農老鄉,立刻熱情地指路,還有好心人給了兩塊糖。
      
      林嵐帶著小旺在路邊喝水吃塊餅子,尋思一定要買輛自行車才行,沒有自行車出門跑斷腿。
      
      干糧不夠,一人吃了幾口喝了幾口水繼續趕路,縣城不算大,很快就到了郵電局。
      
      這時候縣城郵電局也不大,挨著百貨商店,位置很顯眼。
      
      林嵐進了大廳看窗口那里有幾個人在排隊,有打電話有發電報的,匯款窗口也有那么兩三個人。
      
      她假意什么都不懂,找人問問領匯款在哪里領。
      
      一個身穿灰藍色制服的女工作人員接待她,問她哪里來,取多少錢。
      
      林嵐盡量模仿別的沒見過世面的鄉下婦女,怯怯的眼神,怯怯的語氣,自然就讓人生出要幫助的心思。
      
      “匯款單帶了嗎?”
      
      “匯款單還沒送家去,就是這兩天到郵局,能不能幫我查查。要是到了就取,要是沒到我就在門外等一宿,領了錢,帶娃娃去醫院治病?!繃軸熬】贍芩檔夢恍?,激發對方的憐惜之情。
      
      果然那女工作人員看看小旺,問問什么毛病,知道視力不好很是惋惜。
      
      “這孩子長一雙這樣俊的眼睛,咋還看不清呢?”她抬手在小旺眼前擺了擺,小旺自然沒回應。
      
      “你等著,我去幫你查查?!?br>  
      很快,那女工作人員笑著招呼林嵐過去,“你來的是時候,剛到正要派單子呢。你要是不來這趟,起碼兩三天才能拿到單子?!?br>  
      林嵐歡喜地道謝。
      
      她拿出介紹信,又拿出結婚證來,“俺是個女人,沒章,不會寫名字,就會摁手印,這是結婚證,政府發的,能證明俺是韓青松的媳婦兒不?”
      
      “能的!”里面工作人員被她逗樂了。
      
      林嵐兩眼清亮,“那快給俺取出來?!?br>  
      這一次居然有260塊,比以前足足多了40塊?。?!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昨天寫傷了,今天只有一章了,沒有存文 --。
    路過的小仙女們留下腳印哈。
    謝謝木頭和小壞的打賞,謝謝天天白日夢和自治州的營養液。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過去就賣兒子?



    七零之悍婦當家
    調/教男人和五個娃,一家斗極品過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帶空間養娃種田



    九零之重啟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襲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舉之路
    古代科舉官場之路



    星際修真生活
    聽風的星際修真文



    重生農家樂
    古代農家女的創業故事



    穿越錦繡田園
    農婦奮斗種田文



    穿越市井田園
    青梅竹馬鄉土斗極品種田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