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安徽快3统计软件: 七零之悍妇当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县城领钱

      
      韩青松的津贴都是一个季度寄一次,不是他自己寄送,全部委托部队后勤统一处理。
      
      这两天就是第二季度的汇款到账日,先到县城,然后邮递员会往家里送汇款单单子,因为人手少动作慢,邮递员把单子送到家起码也三天后。
      
      林岚就想打这个时间差,她明天就去县城把汇款单先拿到手,先老太太一步把钱取出来。
      
      最早的时候韩青松汇款都是写老韩头儿的名字,老太太会拿着介绍信和老韩头儿的私章去取钱。
      
      后来生了小旺这几年原主年年闹,非要韩青松把钱汇给她,韩老太太自然也不答应,于是韩青松干脆让把林岚的名字也写上,两个名字谁都可以领钱,只是原主从来没机会领过钱而已。
      
      林岚等小旺吃完,就领着他出去散步消食儿。
      
      她在胡同里碰到村里和三旺一起玩的男孩子,赶紧问他,“小牛,三旺呢?”
      
      小牛被她吓一跳,看也不敢看她,飞奔而去,“南河呢?!?br>  
      林岚就把小旺背起来往村南去,路上碰到不少村里人,都遮遮掩掩地偷看她。
      
      “她这是没事儿了?不是说都口吐白沫药死了吗?”
      
      “别瞎说,就是空药瓶子兑的水?!?br>  
      “哎,你们说,韩青松是不是真的要和她离婚啊?!?br>  
      “嘘,她来了?!?br>  
      林岚背着小旺路过,瞥了那个八卦她离婚的女人一眼,也算是原主宿敌之一,她便学着原主的表情和语气,“离婚也不会娶你?!?br>  
      “你!”那女人气得够呛。
      
      林岚悠哉地走了。
      
      “她是不是中邪了?”
      
      怎么不撒泼放赖了?搁以前那是肯定要骂人跳脚的,有些好事儿的人就喜欢气她,看她出丑的样子。
      
      林岚背着小旺来到南河边,就见三旺那臭小子跟只鸭子一样在河里欢快地游来游去。
      
      臭小子,饭都顾不得吃。
      
      “三旺,你上来!”林岚喊他。
      
      三旺听得娘叫,呲溜一下子跟条鱼一样钻进水中,半天不浮出来。
      
      林岚看得心惊肉跳的,“韩旺民,你赶紧给我滚上来!”
      
      有饭后出来找知了龟的人听见,知道韩家泼妇又在撒泼呢,都有意无意地往这里来看热闹。
      
      三旺留恋不舍,不过到底也怕林岚发怒,不情不愿地游过来,爬上岸,一副茫然的样子,“娘,你咋来了呢?!?br>  
      “你二哥呢?”
      
      “不是回家送梢瓜了吗?我割草的时候找了个野梢瓜,让二哥送回家给娘吃?!?br>  
      林岚估计二旺是躲在哪里自己吃去了,她让三旺赶紧回家吃饭,“以后不许一个人下河,黑天不许下河?!?br>  
      想到这小子后来淹死在水里,林岚就觉得造化弄人,得让他离水远点。
      
      三旺却不以为意,“娘,我水性好着呢?!?br>  
      7岁的孩子,要搁现代还不懂事呢,可他跟个小大人一样,日常割草抓鱼,比哥哥还能干。
      
      “你没听说淹死会水的吗?不会水谁来河边?”林岚催着他回家。
      
      三旺虽然跟着家去,却不当回事,还兴奋地说东说西。
      
      回村里看着三旺家去,林岚就背着小旺也去大队部,因为支书那些男人晚饭后都来这里扯闲篇。
      
      这时候各家都吃过晚饭,男人们三三两两的到大队部场院聚堆纳凉说话。夏管时节就是除草,晚上没什么活儿,最近也没修路修水库,所以社员们都比较空闲。
      
      离着老远就听见书记带的戏匣子叽里呱啦的声音,正在唱京剧《红灯记》,
      
      看到林岚背着孩子过来,村民们都纷纷瞅她,连戏匣子都顾不得听,议论纷纷。
      
      “她背着小傻子干嘛呢?”
      
      以往就听见她嫌弃小旺,可不见她领着小旺出来玩。
      
      今儿这真是中邪了不成?
      
      以前她刚闹腾寻死的时候,大家说她中邪,等闹腾习惯了,这会儿不闹腾,大家反而觉得更像中邪。
      
      林岚觉得有泼妇名声护体也不错,反正名声已经荡到谷底,基本没什么为了害臊怕人家说闲话不敢做的事儿。
      
      比如说见了那些扯老婆舌的人她装没看见昂首阔步走过去,绝对不用打招呼。
      
      打招呼反而会吓着他们。
      
      大队部玩的都是男人,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男人就找男人扎堆玩,女人要是过来就会被人调侃。这时候乡下男人,不善和自己女人表达感情,除了干活,有些男人一辈子都不和自己婆娘扯闲话交流感情,这也是奇葩的。
      
      “支书,大队长,我开个介绍信!”林岚并不怕人听见,反而学着以前大着嗓门喊。
      
      这样的好处就是传声筒多,几乎是同步的,支书和大队长就听见了,有人替他们应了一声。
      
      她知道两人的位置,就背着孩子过去。
      
      “我说青松媳妇儿,你没事儿了吧?”干部们倒是没多少偏见,还主动关心一下。
      
      林岚尽量不太出格,木着脸粗着声,“没事了。我要开介绍信,明天去县城?!?br>  
      “去县城干啥呢?”
      
      “你们看我家小旺,四岁了,眼神儿不咋好,我想带他去医院看看?!?br>  
      众人松了口气,是去看病,不是去告状就行。
      
      以前她也闹腾过,嫌韩青松不回家,嫌婆婆苛待她,要去县革委会去告状。
      
      军人家属要是告状或者举报,那是非常严肃的行为。
      
      好在没去成。
      
      大队长和支书交换了个眼神,是不是问问老韩头儿?
      
      支书就给旁边那会计使眼色,后者赶紧去找老韩头儿问问。
      
      林岚又说:“支书,我能不能借五块钱?花不完的我还回来,花掉的到时候用工分补上?!?br>  
      很快会计回来打了个手势,有这回事的。
      
      支书就痛快批准,回屋里拿信纸,唰唰写几句话,盖上章,又让林岚摁手印。
      
      “谢谢支书,谢谢大队长?!绷轴敖庸樯苄藕颓?,又让小旺道谢。
      
      看她这么懂礼,众人反而不知所措,这……不对啊。
      
      母老虎还会说谢谢?这么懂礼倒像是读书的城里人。
      
      林岚也不多说,留他们自己脑补去,背着小旺回家。
      
      她一走,场部就炸了锅,纷纷问咋回事。
      
      那边老韩头儿还生气她一个老娘们跑男人窝里来呢,后来听说是借钱要去给孩子看病,他又觉得老脸发热,就好似自己家苛待老三家的,不给她孩子治病一样。
      
      “这娘们儿,在家里说过两天不忙就送他们去看病,怎么还自己跑过来?!?br>  
      有心人却也懂,过几天秋收的话更忙,哪里有时间去?
      
      无非就是老太太把着钱不给花呗,要是小儿子小闺女有个头疼脑热,早跑医院去了。
      
      有林岚之前的铺垫,老韩头儿也没多想,甚至还主动瞒着老婆子林岚借了大队五块钱的事儿,寻思等回头告诉队里用家里工分顶上。
      
      当天晚上,林岚就叮嘱二旺好好看着三旺,又让二旺悄悄去饭橱里拿干粮。
      
      结果二旺就拿出来两块巴掌大的饼子,“娘,都吃完了?!?br>  
      家口大,当天的干粮基本都吃完,第二天再另做。
      
      林岚也只得作罢,又悄悄拿了韩青松带回来的军用水壶灌满水藏着。
      
      东间炕上韩老太太听见动静,还想起来看看,却被老韩头儿摁着了,“估计孩子喝水呢,快困觉吧?!?br>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林岚就起身带着小旺出发去县城。
      
      因为干粮不够吃的,又没有粮票,她少不得绕到菜园悄悄摘两根黄瓜带着充饥,至于老太太到时候会骂,也随她去。
      
      山咀村去县城只有一条土路,沿着南河往东走,不到五十里路,她带着孩子要走上好半天。
      
      毕竟她是娇气的现代人,天热有空调,天冷有暖气,从来没顶着热辣辣的大太阳背着个孩子这样暴走。
      
      又热又累,感觉头顶的太阳变成个大火球炙烤着她,脚下的土路也坑坑洼洼,走起来格外磨脚。
      
      很快她就腰酸背疼腿疼脚疼,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的。
      
      小旺也懂事,不让她背,主动下来牵着手走。
      
      一路上林岚尽量逗着小旺说话,可他离开家门之后就不爱开口,尤其离开山咀村,更是小嘴闭得紧紧的。
      
      林岚逗十来句,他能回个一两声算不错的,若是有外人,那是一声也不回的。
      
      林岚也不强求,说实在的她也有点紧张,要是这孩子叽叽呱呱和她聊,她还不知道聊什么呢。
      
      毕竟她真的不会带孩子。
      
      后来遇到一辆骡车,搭了个便车,又走了半天,运气不错遇到一辆拖拉机。
      
      这么走一会儿,搭会便车,不到晌天总算进了县城,她也不识路,不知道邮局在那里,就先找挂红臂章穿靛蓝衣裳的治安人员问路。
      
      人家一听她这语气,看她那架势,还带着干瘦的孩子,就知道是贫下中农老乡,立刻热情地指路,还有好心人给了两块糖。
      
      林岚带着小旺在路边喝水吃块饼子,寻思一定要买辆自行车才行,没有自行车出门跑断腿。
      
      干粮不够,一人吃了几口喝了几口水继续赶路,县城不算大,很快就到了邮电局。
      
      这时候县城邮电局也不大,挨着百货商店,位置很显眼。
      
      林岚进了大厅看窗口那里有几个人在排队,有打电话有发电报的,汇款窗口也有那么两三个人。
      
      她假意什么都不懂,找人问问领汇款在哪里领。
      
      一个身穿灰蓝色制服的女工作人员接待她,问她哪里来,取多少钱。
      
      林岚尽量模仿别的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妇女,怯怯的眼神,怯怯的语气,自然就让人生出要帮助的心思。
      
      “汇款单带了吗?”
      
      “汇款单还没送家去,就是这两天到邮局,能不能帮我查查。要是到了就取,要是没到我就在门外等一宿,领了钱,带娃娃去医院治病?!绷轴熬】赡芩档梦恍?,激发对方的怜惜之情。
      
      果然那女工作人员看看小旺,问问什么毛病,知道视力不好很是惋惜。
      
      “这孩子长一双这样俊的眼睛,咋还看不清呢?”她抬手在小旺眼前摆了摆,小旺自然没回应。
      
      “你等着,我去帮你查查?!?br>  
      很快,那女工作人员笑着招呼林岚过去,“你来的是时候,刚到正要派单子呢。你要是不来这趟,起码两三天才能拿到单子?!?br>  
      林岚欢喜地道谢。
      
      她拿出介绍信,又拿出结婚证来,“俺是个女人,没章,不会写名字,就会摁手印,这是结婚证,政府发的,能证明俺是韩青松的媳妇儿不?”
      
      “能的!”里面工作人员被她逗乐了。
      
      林岚两眼清亮,“那快给俺取出来?!?br>  
      这一次居然有260块,比以前足足多了40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写伤了,今天只有一章了,没有存文 --。
    路过的小仙女们留下脚印哈。
    谢谢木头和小坏的打赏,谢谢天天白日梦和自治州的营养液。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过去就卖儿子?



    七零之悍妇当家
    调/教男人和五个娃,一家斗极品过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带空间养娃种田



    九零之重启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袭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古代科举官场之路



    星际修真生活
    听风的星际修真文



    重生农家乐
    古代农家女的创业故事



    穿越锦绣田园
    农妇奋斗种田文



    穿越市井田园
    青梅竹马乡土斗极品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