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历史最大遗漏: 七零之悍妇当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抢回来!

      韩青松吃惊地看着满院子的女人孩子,最后看向韩大嫂。
      
      韩大嫂简直丢死人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尴尬地笑着,“老三,没、没的事儿。是娘今日说改善伙食,怕耽误干活就让早点做饭。没寻思着孩子馋先吃上了,没等你们。你看,爹也没吃,先干活去了?!?br>  
      韩青松面沉如水,虽然没说话,可那不怒而威的气势却不容忽视,让韩大嫂汗都流出来了。
      
      小旺赶紧跑过去拉着他娘的手,林岚塞给他一块饼子,还把笸箩里的饼子都分给孩子,让他们吃一个揣一个。
      
      这时候三旺也从外面跑过来,疑惑道:“你们都走了干嘛也不叫我,俺大哥来家了吗?哎呀,你们这就吃饭啦,有二合面饼子呢!”
      
      林岚立刻给他两个饼子,这小子能吃。
      
      三旺嘿嘿一笑,露出小虎牙:“娘,俺嫲嫲今儿怎么这么大方呢。以前不是不舍的给咱们家吃嘛?!?br>  
      听三旺毫无心机的童言童语,韩青松心里针扎一样,特别不是个滋味。
      
      虽然他知道娘和媳妇儿不对盘,为了钱的事争吵,可他从来没想过在吃饭上还分三六九等,给自己孩子老婆吃最差的。
      
      尤其林岚那句猪食深深地刺疼了他的心。
      
      以前她只闹腾让他回家,闹腾把钱给她,却没说过这些,当然也是见面次数太少,独处她拘谨不说话,人前就絮叨不着重点。
      
      他突然有一种深深的内疚感。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韩老太太被林岚逼得出此下策,专门对付林岚的。要说从前,还真没这样过。因为不需要,顶多就是大家吃一样的,鸡蛋油水给她偏心的人吃罢了。
      
      他走到堂屋对着东间门口问道:“娘,这是你的意思?”
      
      韩老太太一开始有些心虚,嘟囔道:“别听她胡咧咧,什么是谁吃过二样饭?你问问你大嫂,做野菜窝窝头她不吃?哪个孩子不吃?你少听那泼妇整天瞎叫唤,一天也不待消停的?!?br>  
      说着她就来了底气,骂道:“咋啦咋啦,你还敢怀疑你娘,审问你娘了?你把亲娘当什么?当特务?你快把我抓起来吧,我生你养你还错了!”
      
      被她这么无理搅三分地一闹,韩青松浓眉紧蹙,脸色越发严肃。
      
      身份和地位的缘故,他也的确没法说什么,林岚看在眼里,咳嗽了一声,开始委屈地抽搭抹泪。
      
      麦穗突然就哭起来,“整天那泼妇那泼妇的,干嘛总是这么骂我娘。我娘说的不对了?你就是不给我们吃。好东西都送县城给我小姑和小叔,他们在那里天天吃白面,俺小叔还骑着自行车去下馆子,俺小姑戴着手表整天臭显摆。隔三差五还让我去给她洗衣裳,不只给她洗,还得给她同学洗,她讨好校长闺女,干嘛让我给她们洗衣服!”
      
      她这么叫屈,二旺也开始控诉起来。
      
      “三旺说的没错,俺嫲嫲就是不舍得给我们吃。过年吃饺子,小姑小叔吃不完还得留着早上再吃,我们一个人就吃四五个。那肉和白面明明也有我们的份额,干嘛不给我们吃?”
      
      “俺娘说要给小旺看病,你一直不给钱,要不能逼得俺娘想那招儿?去年冬天小旺发烧,管你要块钱去打针,你说什么这么多孩子,有什么稀罕的,还真当宝贝???给了两分钱就打发了俺娘。跟我们说没钱,过年就给俺小姑买了一双十块钱的皮鞋!还花五块钱买的工业券呢!”
      
      二旺心思细腻善于观察,一件件一桩桩记得清楚,说起来也头头是道。
      
      小旺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小嘴一瘪,也哇哇哭起来。
      
      三旺啃着饼子愣了,挠挠头,疑惑道:“这么香的二合面饼子,你们哭啥呢?还有小旺生病了?啥时候的事儿?”
      
      林岚:这粗神经的傻小子,除了凫水啥也不知道。
      
      麦穗喷他,“你就知道吃,就知道往水里钻,你知道个啥?”
      
      三旺被一骂,脑子突然灵光起来,虽然不懂是什么,但是他觉得只要跟着姐姐哭就对了。
      
      于是他放开嗓门嚎啕大哭。
      
      他虎头虎脑,嗓门洪亮,这一哭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还带拐弯的。
      
      他一哭,感染力太强,太凄惨了,大房二房俩小的也跟着呜呜哭起来。
      
      二房的小富是馋肉馋鸡蛋,可嫲嫲要给小姑小叔留着。
      
      大房的小闺女谷米也是给姑姑做丫头使唤的,姑姑在家的时候,洗脚水都是她给端的。现在她要跟着下地挣工分,这任务才被嫲嫲分配给了麦穗。
      
      老太太偏心小叔小姑这是有目共睹的,每次分了猪肉,老太太就亲自炖五花肉给那俩吃,他们却只能喝点油汤。
      
      就这样,老太太还说得不偏心,说小叔小姑上学累,得补补,让侄子侄女们要多疼小姑和小叔。
      
      啊呸!
      
      老太太突然听着不对劲,怎么满院子都是讨伐自己的?
      
      她气得跳下炕,骂道:“你们这些白眼狼,养大你们就是埋怨自己娘和嫲嫲的?有你们这样的?”
      
      她一屁股坐在堂屋的板凳上就开始哭。
      
      韩大嫂赶紧把她扶起来,“娘,你这是干啥,没埋怨你?!?br>  
      韩老太太瞅着韩青松,“老三,你啥意思?这是找亲娘的不是?我好好的儿子不在家里伺候老子娘,跟着出去当兵,部队就这么教育你?让你不孝顺?”
      
      韩青松面色冷峻,“娘,没能在家里干活伺候二老,是当兵在外没有办法。我拿了津贴和工资,自己一分不留全寄回来的?!?br>  
      韩大嫂赶紧打圆场,“娘,老三不容易。常年在外见不着老婆孩子,都和他不亲了,你再说这样的话,不是扎他的心嘛?!?br>  
      韩二嫂阴阳怪气的,“我说老三,你是不是怨恨娘让你去当兵呢?咱爹娘病了,你确实没在家伺候,这也是事实,不用说那些有的没的?!?br>  
      林岚看看她们,真是什么都让你们说了,“老太太让他去当兵,他赚了津贴和工资一分不落地寄回来养着一大家子。你们还怪他不能在跟前伺候头疼脑热的?想伺候头疼脑热,别让他出门当兵啊。这不,已经转业了,就在家里好好伺候吧?!?br>  
      真是惯得些臭毛病,都是按你说的来,还怎么都不好了。
      
      “忘了跟你们说了,这锅是我的!”林岚冷哼一声,就把笸箩塞给三旺,她跑去堂屋拿了个抹布就去提那口铁锅。
      
      “你干嘛!”老太太吓了一跳,立刻就要去阻拦。
      
      “老三家的,你放着!”韩二嫂也急了。
      
      这口锅就俩补丁,好得很,以前的锅都五六个了,水多点就会滴答滴答漏,绝对不能让林岚给拿走。
      
      林岚怒道:“我男人拿钱养着你们一大家子,你们过年分钱五块十块,总要少给我两块。吃饺子都不给我孩子吃饱,还让我闺女当丫头,我孩子病了也不给钱看病,我干嘛还惯着你们?”
      
      之前韩老太太拿走锅的时候,林岚是鄙夷的:这么一口破锅,看你们那德性吧。
      
      不过后来她发现铁锅对农家非常重要!
      
      有些人家破锅都没有,还拿瓦锅、瓦罐做饭呢!
      
      她凭什么便宜了他们!
      
      她要抢回去!
      
      韩老太太想去拉扯她,却被韩青松扶住,他颇为关切道:“娘,小心腰!”这么一声就把她给钉住,动弹不得,说不出是关心她还是辖制她。
      
      “老大家的,老二家的,给我拦着她!”韩老太太被韩青松扶着,分毫难动,顾不得骂韩青松就喊另外俩媳妇儿。
      
      韩大嫂却不好意思,韩二嫂上去就抢,又被林岚一扭腰顶了个跟头。
      
      韩二嫂滚地哭喊起来,她闺女儿子要上前帮忙,三旺几个孩子也冲上来。
      
      眼看着就要打成一团,韩青松低喝一声:“都住手!”
      
      他声音本就磁性浑厚,这么带着怒气喝出来,可以说威力十足。
      
      孩子们吓得不敢上前了。
      
      林岚却已经憋着劲,一下子把锅给拔了出来!
      
      之前韩大嫂蒸了二合面饼子,把水舀出来放在汤罐里留着喝,正要准备添水做第二次早饭呢,结果林岚就翻墙进来。
      
      这会儿锅都凉得差不多了,林岚垫着块破抹布,真是毫不费力就给□□。
      
      一口锅不过是二十多斤!
      
      林岚很是得意。
      
      “混蛋!你给我放下!”韩老太太跟被人剜了心肝一样嚎叫一声,开始寻死觅活起来。
      
      二旺几个已经跑过来帮忙抬锅了。
      
      这时候大旺从外面跑进来,见状一愣,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他本来以为他娘又在寻死觅活丢人,结果进来一看不是他娘,反而是他嫲嫲,他娘反而一副胜利者的样子在那里得意呢。
      
      三旺塞给他一个面饼子,夸张道:“大哥,你来得正好,我才知道这锅是咱家的!”
      
      “胡闹,看你们把嫲嫲气的!”大旺看了屋里一眼,视线在韩青松冷峻的脸上一扫而过,又扫了林岚一眼,后者跟个挓挲翅膀护鸡仔的老母鸡一样,真是……丑死了!
      
      但是,竟然从未有过的顺眼!
      
      “你们太过分了!”大旺哼了一声,上前把锅抢过来。
      
      他虽然年纪小,可力气远超过同龄人,自己端着一口生铁锅居然毫不费力。
      
      “哎,那是咱家的锅!”林岚气得想踹飞他,这臭小子。
      
      大家都以为他要把锅给装回去,谁知道大旺一把将锅扣在头上,对韩老太太道:“嫲嫲,我等会儿把锅给送回来!”
      
      说着,他顶着黑漆漆的铁锅一溜烟的跑了。
      
      众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人狠话不多,就是大旺哥!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过去就卖儿子?



    七零之悍妇当家
    调/教男人和五个娃,一家斗极品过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带空间养娃种田



    九零之重启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袭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古代科举官场之路



    星际修真生活
    听风的星际修真文



    重生农家乐
    古代农家女的创业故事



    穿越锦绣田园
    农妇奋斗种田文



    穿越市井田园
    青梅竹马乡土斗极品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