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推荐: 七零之悍婦當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搶回來!

      韓青松吃驚地看著滿院子的女人孩子,最后看向韓大嫂。
      
      韓大嫂簡直丟死人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她尷尬地笑著,“老三,沒、沒的事兒。是娘今日說改善伙食,怕耽誤干活就讓早點做飯。沒尋思著孩子饞先吃上了,沒等你們。你看,爹也沒吃,先干活去了?!?br>  
      韓青松面沉如水,雖然沒說話,可那不怒而威的氣勢卻不容忽視,讓韓大嫂汗都流出來了。
      
      小旺趕緊跑過去拉著他娘的手,林嵐塞給他一塊餅子,還把笸籮里的餅子都分給孩子,讓他們吃一個揣一個。
      
      這時候三旺也從外面跑過來,疑惑道:“你們都走了干嘛也不叫我,俺大哥來家了嗎?哎呀,你們這就吃飯啦,有二合面餅子呢!”
      
      林嵐立刻給他兩個餅子,這小子能吃。
      
      三旺嘿嘿一笑,露出小虎牙:“娘,俺嫲嫲今兒怎么這么大方呢。以前不是不舍的給咱們家吃嘛?!?br>  
      聽三旺毫無心機的童言童語,韓青松心里針扎一樣,特別不是個滋味。
      
      雖然他知道娘和媳婦兒不對盤,為了錢的事爭吵,可他從來沒想過在吃飯上還分三六九等,給自己孩子老婆吃最差的。
      
      尤其林嵐那句豬食深深地刺疼了他的心。
      
      以前她只鬧騰讓他回家,鬧騰把錢給她,卻沒說過這些,當然也是見面次數太少,獨處她拘謹不說話,人前就絮叨不著重點。
      
      他突然有一種深深的內疚感。
      
      他自然不知道這是韓老太太被林嵐逼得出此下策,專門對付林嵐的。要說從前,還真沒這樣過。因為不需要,頂多就是大家吃一樣的,雞蛋油水給她偏心的人吃罷了。
      
      他走到堂屋對著東間門口問道:“娘,這是你的意思?”
      
      韓老太太一開始有些心虛,嘟囔道:“別聽她胡咧咧,什么是誰吃過二樣飯?你問問你大嫂,做野菜窩窩頭她不吃?哪個孩子不吃?你少聽那潑婦整天瞎叫喚,一天也不待消停的?!?br>  
      說著她就來了底氣,罵道:“咋啦咋啦,你還敢懷疑你娘,審問你娘了?你把親娘當什么?當特務?你快把我抓起來吧,我生你養你還錯了!”
      
      被她這么無理攪三分地一鬧,韓青松濃眉緊蹙,臉色越發嚴肅。
      
      身份和地位的緣故,他也的確沒法說什么,林嵐看在眼里,咳嗽了一聲,開始委屈地抽搭抹淚。
      
      麥穗突然就哭起來,“整天那潑婦那潑婦的,干嘛總是這么罵我娘。我娘說的不對了?你就是不給我們吃。好東西都送縣城給我小姑和小叔,他們在那里天天吃白面,俺小叔還騎著自行車去下館子,俺小姑戴著手表整天臭顯擺。隔三差五還讓我去給她洗衣裳,不只給她洗,還得給她同學洗,她討好校長閨女,干嘛讓我給她們洗衣服!”
      
      她這么叫屈,二旺也開始控訴起來。
      
      “三旺說的沒錯,俺嫲嫲就是不舍得給我們吃。過年吃餃子,小姑小叔吃不完還得留著早上再吃,我們一個人就吃四五個。那肉和白面明明也有我們的份額,干嘛不給我們吃?”
      
      “俺娘說要給小旺看病,你一直不給錢,要不能逼得俺娘想那招兒?去年冬天小旺發燒,管你要塊錢去打針,你說什么這么多孩子,有什么稀罕的,還真當寶貝???給了兩分錢就打發了俺娘。跟我們說沒錢,過年就給俺小姑買了一雙十塊錢的皮鞋!還花五塊錢買的工業券呢!”
      
      二旺心思細膩善于觀察,一件件一樁樁記得清楚,說起來也頭頭是道。
      
      小旺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小嘴一癟,也哇哇哭起來。
      
      三旺啃著餅子愣了,撓撓頭,疑惑道:“這么香的二合面餅子,你們哭啥呢?還有小旺生病了?啥時候的事兒?”
      
      林嵐:這粗神經的傻小子,除了鳧水啥也不知道。
      
      麥穗噴他,“你就知道吃,就知道往水里鉆,你知道個啥?”
      
      三旺被一罵,腦子突然靈光起來,雖然不懂是什么,但是他覺得只要跟著姐姐哭就對了。
      
      于是他放開嗓門嚎啕大哭。
      
      他虎頭虎腦,嗓門洪亮,這一哭那可是驚天地泣鬼神的,還帶拐彎的。
      
      他一哭,感染力太強,太凄慘了,大房二房倆小的也跟著嗚嗚哭起來。
      
      二房的小富是饞肉饞雞蛋,可嫲嫲要給小姑小叔留著。
      
      大房的小閨女谷米也是給姑姑做丫頭使喚的,姑姑在家的時候,洗腳水都是她給端的。現在她要跟著下地掙工分,這任務才被嫲嫲分配給了麥穗。
      
      老太太偏心小叔小姑這是有目共睹的,每次分了豬肉,老太太就親自燉五花肉給那倆吃,他們卻只能喝點油湯。
      
      就這樣,老太太還說得不偏心,說小叔小姑上學累,得補補,讓侄子侄女們要多疼小姑和小叔。
      
      啊呸!
      
      老太太突然聽著不對勁,怎么滿院子都是討伐自己的?
      
      她氣得跳下炕,罵道:“你們這些白眼狼,養大你們就是埋怨自己娘和嫲嫲的?有你們這樣的?”
      
      她一屁股坐在堂屋的板凳上就開始哭。
      
      韓大嫂趕緊把她扶起來,“娘,你這是干啥,沒埋怨你?!?br>  
      韓老太太瞅著韓青松,“老三,你啥意思?這是找親娘的不是?我好好的兒子不在家里伺候老子娘,跟著出去當兵,部隊就這么教育你?讓你不孝順?”
      
      韓青松面色冷峻,“娘,沒能在家里干活伺候二老,是當兵在外沒有辦法。我拿了津貼和工資,自己一分不留全寄回來的?!?br>  
      韓大嫂趕緊打圓場,“娘,老三不容易。常年在外見不著老婆孩子,都和他不親了,你再說這樣的話,不是扎他的心嘛?!?br>  
      韓二嫂陰陽怪氣的,“我說老三,你是不是怨恨娘讓你去當兵呢?咱爹娘病了,你確實沒在家伺候,這也是事實,不用說那些有的沒的?!?br>  
      林嵐看看她們,真是什么都讓你們說了,“老太太讓他去當兵,他賺了津貼和工資一分不落地寄回來養著一大家子。你們還怪他不能在跟前伺候頭疼腦熱的?想伺候頭疼腦熱,別讓他出門當兵啊。這不,已經轉業了,就在家里好好伺候吧?!?br>  
      真是慣得些臭毛病,都是按你說的來,還怎么都不好了。
      
      “忘了跟你們說了,這鍋是我的!”林嵐冷哼一聲,就把笸籮塞給三旺,她跑去堂屋拿了個抹布就去提那口鐵鍋。
      
      “你干嘛!”老太太嚇了一跳,立刻就要去阻攔。
      
      “老三家的,你放著!”韓二嫂也急了。
      
      這口鍋就倆補丁,好得很,以前的鍋都五六個了,水多點就會滴答滴答漏,絕對不能讓林嵐給拿走。
      
      林嵐怒道:“我男人拿錢養著你們一大家子,你們過年分錢五塊十塊,總要少給我兩塊。吃餃子都不給我孩子吃飽,還讓我閨女當丫頭,我孩子病了也不給錢看病,我干嘛還慣著你們?”
      
      之前韓老太太拿走鍋的時候,林嵐是鄙夷的:這么一口破鍋,看你們那德性吧。
      
      不過后來她發現鐵鍋對農家非常重要!
      
      有些人家破鍋都沒有,還拿瓦鍋、瓦罐做飯呢!
      
      她憑什么便宜了他們!
      
      她要搶回去!
      
      韓老太太想去拉扯她,卻被韓青松扶住,他頗為關切道:“娘,小心腰!”這么一聲就把她給釘住,動彈不得,說不出是關心她還是轄制她。
      
      “老大家的,老二家的,給我攔著她!”韓老太太被韓青松扶著,分毫難動,顧不得罵韓青松就喊另外倆媳婦兒。
      
      韓大嫂卻不好意思,韓二嫂上去就搶,又被林嵐一扭腰頂了個跟頭。
      
      韓二嫂滾地哭喊起來,她閨女兒子要上前幫忙,三旺幾個孩子也沖上來。
      
      眼看著就要打成一團,韓青松低喝一聲:“都住手!”
      
      他聲音本就磁性渾厚,這么帶著怒氣喝出來,可以說威力十足。
      
      孩子們嚇得不敢上前了。
      
      林嵐卻已經憋著勁,一下子把鍋給拔了出來!
      
      之前韓大嫂蒸了二合面餅子,把水舀出來放在湯罐里留著喝,正要準備添水做第二次早飯呢,結果林嵐就翻墻進來。
      
      這會兒鍋都涼得差不多了,林嵐墊著塊破抹布,真是毫不費力就給□□。
      
      一口鍋不過是二十多斤!
      
      林嵐很是得意。
      
      “混蛋!你給我放下!”韓老太太跟被人剜了心肝一樣嚎叫一聲,開始尋死覓活起來。
      
      二旺幾個已經跑過來幫忙抬鍋了。
      
      這時候大旺從外面跑進來,見狀一愣,喝道:“你們這是干什么?”
      
      他本來以為他娘又在尋死覓活丟人,結果進來一看不是他娘,反而是他嫲嫲,他娘反而一副勝利者的樣子在那里得意呢。
      
      三旺塞給他一個面餅子,夸張道:“大哥,你來得正好,我才知道這鍋是咱家的!”
      
      “胡鬧,看你們把嫲嫲氣的!”大旺看了屋里一眼,視線在韓青松冷峻的臉上一掃而過,又掃了林嵐一眼,后者跟個挓挲翅膀護雞仔的老母雞一樣,真是……丑死了!
      
      但是,竟然從未有過的順眼!
      
      “你們太過分了!”大旺哼了一聲,上前把鍋搶過來。
      
      他雖然年紀小,可力氣遠超過同齡人,自己端著一口生鐵鍋居然毫不費力。
      
      “哎,那是咱家的鍋!”林嵐氣得想踹飛他,這臭小子。
      
      大家都以為他要把鍋給裝回去,誰知道大旺一把將鍋扣在頭上,對韓老太太道:“嫲嫲,我等會兒把鍋給送回來!”
      
      說著,他頂著黑漆漆的鐵鍋一溜煙的跑了。
      
      眾人:?。?!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人狠話不多,就是大旺哥!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過去就賣兒子?



    七零之悍婦當家
    調/教男人和五個娃,一家斗極品過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帶空間養娃種田



    九零之重啟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襲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舉之路
    古代科舉官場之路



    星際修真生活
    聽風的星際修真文



    重生農家樂
    古代農家女的創業故事



    穿越錦繡田園
    農婦奮斗種田文



    穿越市井田園
    青梅竹馬鄉土斗極品種田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