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时时彩投注: 七零之悍婦當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抓住偷吃!

      這日傍晚下工回來,林嵐照舊先回去收拾一下,看看小鴨子,幫著韓青松種點這個季節還能種的蔬菜。
      
      “跟老太太說說能不能給小旺做一小碗面條吃?他腸胃弱,才拉肚子,粗糧不好消化?!斃⊥疤旄鷗綹緗憬慍鋈ヂ頁砸骯右安莞峁親?,雖然已經止瀉但是蔫蔫的沒食欲。
      
      林嵐心疼他就想弄點細糧吃吃,可家里糧食都在老太太手里把著呢。
      
      韓青松也很關心小旺,“我和娘說說?!?br>  
      他打發二旺去跟嫲嫲說一聲,給小旺做點面食吃,不愛弄面條,弄點面疙瘩也行。
      
      等吃晚飯的時候,林嵐發現別說小旺的面條面疙瘩,連之前的玉米面餅子都沒了,竟然全都換成了黑乎乎粗拉拉的窩窩頭。
      
      她捏著個窩窩頭試了試,記憶深處的那些吃苦畫面都浮現出來,什么瓜菜代、什么淀粉、什么……吃了嚴重腹脹便秘,渾身浮腫……
      
      這分明就是野菜窩窩頭,甚至可能是摻了喂豬的地瓜葉、梗磨的粉面子吧?
      
      這才分家沒兩天伙食直線下降,敢情是不想讓他們回來吃還是怎么的?
      
      而且這農家飯也沒什么技術含量,早飯把之前的餅子、窩窩頭、煮地瓜之類的餾餾,若是有那心情也熬點稀飯,晌飯餾餅子等主食再鹽水煮菜加滴浮油,晚飯沒有菜會加黏粥之類的。
      
      就算林嵐前世不愛做飯,她也知道這些飯菜根本沒什么技術含量。
      
      可、大嫂做飯為什么那么難吃呢?
      
      還不只是難吃,這幾天——自從分家開始,她發現家里的伙食真的是越來越差。
      
      現在趕上三旺說的揭不開鍋的那些人家,什么“紅薯飯、紅薯湯、一天三頓餓得慌”。
      
      看看手里這能打死狗的硬邦邦的窩窩頭!
      
      這種窩窩頭里摻地瓜葉和地瓜梗磨的面子,三年困難期那個叫“淀粉”是一種代餐,人吃下去會便秘,嚴重的就全身浮腫甚至肚子都脹壞。
      
      老韓家這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林嵐心里來氣,大人吃這個都不行,小孩子那么嫩的腸胃更會發育不良,更何況小旺還病著!
      
      她瞅了老太太一眼,后者一副死樣活氣的說胃口不好。
      
      幾個大男人倒是沒說什么,韓大嫂也默默地吃著,韓二嫂卻只喝黏粥不吃窩窩頭。
      
      至于孩子們多半都喝黏粥,只有大旺在啃那難以下咽的窩窩頭。
      
      二旺和麥穗吃了兩口,梗著脖子咽下去,后面的就不想再吃。
      
      麥穗剛放下,韓老太太瞅著立刻罵道:“怎么還糟蹋糧食,嫌不好吃?這是沒餓著你們,想想三年困難的時候,別說這樣的菜窩窩頭,就是干野菜都是好東西。多少人吃那棒子秸、豆秸、莊稼根磨的粉面子,你們還嫌這會兒吃的不好?”
      
      三旺撇撇嘴,“嫲嫲,這、這吃的是啥啊,咱們村最窮最懶的那幾家也不吃這個啦?!?br>  
      這是豬食吧?
      
      他把手里的窩窩頭吃兩口塞口袋里,打算拿回去喂小鴨子。
      
      韓老太太怒道:“你們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你們除了吃還知道什么?家里快揭不開鍋了不知道???”
      
      這么一罵,誰都不說話了。
      
      林嵐瞅瞅,等聽見韓青松進院子的腳步聲,她就問韓老太太,“娘,小旺這兩天拉肚子,能不能做點細面湯給他吃?”
      
      韓老太太啪的一聲把筷子拍桌子上,“怎么那么多毛病,什么人就過什么日子,都是貧下中農,吃什么地主老財的飯?”
      
      林嵐裝委屈道:“也沒天天要,就生病了吃口。這樣的窩窩頭小旺吃了不消化?!?br>  
      韓青松走進來,去一邊洗手過來吃飯,他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
      
      他問二旺,“你跟嫲嫲說了嗎?”
      
      二旺撇嘴,“當然啊?!?br>  
      韓老太太沒好氣道:“說就有用???家里沒有細面老天爺來說也沒用。想吃以后再說吧?!?br>  
      夏天才分的麥子,要說沒細面那是不可能的。
      
      韓青松就道:“那要不就給小旺弄個雞蛋吃。你們吃飯,我去做?!?br>  
      “干嘛干嘛呢!”韓老太太火了,“統共就那么幾只雞,一多半還不下蛋。你現在也不賺錢,家里沒現錢,還不得靠著幾個雞屁股當銀行?你吃了,我拿什么換煤油鹽?”
      
      二旺撇嘴,小聲嘀咕:“留著給小姑吃呢?!?br>  
      要擱以前,韓青松就會說算了,或者說去大爺家借個雞蛋吃吃。
      
      但是今天看小旺蔫蔫的,還有麥穗捏著個又黑又硬的窩窩頭在那里犯愁,林嵐穿著一身補丁摞補丁的衣服,比她對面的二嫂不知道寒磣多少倍,他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心里酸酸的,胸口憋得慌。
      
      “娘,就一個雞蛋,三四分錢?!焙嗨杉岢?。
      
      “咋滴了,你想跟娘算賬啊,你是賺了錢那你整天不在家,不伺候爹娘不干活養家,不得拿點錢補貼???這一個季度的錢一分沒拿回來,還要吃我的雞蛋,有你們這么沒良……”
      
      “行啦,就一個雞蛋!”老韓頭一直沒吭聲,這會兒受不了了,“給孩子做個。都病了,你看瘦的可憐樣?!?br>  
      韓青松就進屋里去,林嵐見狀趕緊追過去。
      
      韓大嫂也忙過去,“我來,我來!”
      
      韓青松不在家,不知道家里行情,但是林嵐知道啊。
      
      她動作快,麻利地找到放雞蛋的小甕,里面都快滿了,另外還有裝面的缸,也還有一缸呢。
      
      老太太隔陣子就搟餅烙餅,讓帶去縣城給小兒子小閨女,家里是常磨面的。
      
      一家子從老到小整天吃粗糧,就為了省細糧給他們倆呢。
      
      韓大嫂還是慢一步,她尷尬得笑笑,拿了一個雞蛋。
      
      韓青松道:“大嫂,你吃飯,我來?!?br>  
      做個雞蛋很快,鍋底一碗水燒開,把雞蛋磕進去,再燒開滾就滾基本就熟了,連湯舀出來捏幾粒鹽進去就行。
      
      為了不惹眾怒,林嵐也不過去,而是把小旺叫到屋里吃。
      
      小旺很懂事,小聲:“娘你吃一半,我吃一半?!?br>  
      林嵐象征地喝了口湯,剩下地都喂給小旺。
      
      外面老太太直酸,“他倒是知道給她娘吃,可不知道給嫲嫲吃?!?br>  
      喂完小旺,林嵐才過來自己吃。
      
      她把窩窩頭泡進黏粥里,看二旺和麥穗實在咽不下去,但是迫于老太太淫威也不敢丟下,就示意給他們爹吃。
      
      二旺就把麥穗的也拿過去,悄悄地塞給韓青松。
      
      韓青松看了林嵐一眼,默默地接過去自己吃了。
      
      吃過飯男人們出去扎堆扯皮吹牛,女人們在家帶孩子做家務。林嵐帶著幾個孩子回家,路上她跟二旺和麥穗交代一下,讓他們找機會看看大娘做飯,是怎么做的。
      
      二旺一下子明白了,“娘,你說俺大娘故意做不好吃的給咱們吃呢?”
      
      林嵐示意他小聲,“不是你大娘,肯定是你嫲嫲,生氣咱們分家,不想給咱們吃唄?!?br>  
      “真的?她咋這么壞呢!”三旺聽著從一邊擠過來,“我去看看!”
      
      他扭頭就往回跑,卻被大旺一把拉回來,“都關門了,你跑個屁?!?br>  
      他們出來的時候,二大娘就把門關上了。
      
      大旺提溜著三旺走了。
      
      到了家,林嵐打發孩子們洗臉洗腳,然后把熏蚊子的艾蒿拿到門口,準備睡覺。
      
      她把孩子們都趕回屋里,找機會單獨和韓青松說話。
      
      “這兩天伙食你看到了吧?”
      
      韓青松用水沖沖腳,“咋了?”
      
      “咋了?你沒看出來,從你回來分家以后,這伙食一天比一天差,今天連瓜菜代都拿出來了?!?br>  
      韓青松想了想,“今晚上的窩窩頭是有些粗?!?br>  
      “只是有些粗?”林嵐看著他,有些生氣,“就算那幾年,老太太他們也沒吃過這種窩窩頭!”
      
      聽她語氣帶著埋怨,韓青松驚訝道:“你覺得娘故意做這樣的飯?”
      
      林嵐譏諷道:“怎么,你想不到吧?!?br>  
      韓青松皺眉,有些無法接受,“不會的,娘就是過日子,老人家嘛不舍的吃不舍的穿,可她不會故意苛待孩子的……”
      
      畢竟晚上也給小旺吃了雞蛋。
      
      “切!”林嵐翻了個白眼,除了對自己娘套著八百米濾鏡的傻兒子,誰都能看出韓老太太不是個善茬好吧。
      
      “你常年不在家,不知道情況,我也不和你多說,你自己好好瞧著吧?!閉觳輝詡?,還以為自己娘多通情達理呢。這一次回來還沒看清?
      
      老太太一句關心韓青松的話也沒有,有的就是要錢,知道要轉業就答應分家。
      
      分家了什么都不給,韓青松弄來什么,她先要去。
      
      這在明眼人眼里一看就知道老太太故意的。
      
      可韓青松帶著親兒子濾鏡,自動把老太太的行為美化一千倍,那也沒什么好說的。
      
      她也并不是要挑唆韓青松和老太太的關系,畢竟人家是母子,她只是想讓韓青松看清楚,她和孩子在這個家里受的不公正待遇。
      
      還有,讓他看清楚,老太太并沒有他以為的那樣對他們都不錯。
      
      反正先給韓青松打個預防針,別以為是她搞事兒。
      
      第二天她和二旺、麥穗、小旺幾個悄悄嘀咕,讓他們想辦法看看大娘做飯。
      
      這事兒不能讓三旺知道,他是個直腸子,藏不住事兒,而且他聽大旺的,大旺對林嵐有很大偏見,不能讓他知道。
      
      結果二旺和麥穗好幾次去那邊也沒看到韓大嫂做兩樣的飯,都是瓜菜代窩窩頭,他們問其他的孩子也沒問出什么。而且只要不是吃飯的時間,老太太看到他們就罵,讓他們趕緊割草掙工分去。
      
      孩子們都覺得可能是林嵐多心,畢竟大家都吃一樣。
      
      林嵐卻不這樣認為,按照她對老太太的了解,肯定有貓膩。
      
      東間那兩口大缸里都裝著糧食呢,還有半間小耳房,里面也放著糧食,小姑不在家,老太太拿鎖鎖著,誰也不讓進。
      
      大嫂完全可以躲著三房蒸另外的餅子和窩窩頭,至于孩子有老太太威脅,誰敢說話?
      
      估摸著說話就得和他們吃一樣的。
      
      她暗中觀察兩頓飯就讓她找到破綻,林嵐略一思考就有了主意。
      
      她要抓個現行,看他們還有什么話說。
      
      翌日她起個大早,天還不亮就躡手躡腳下炕出門去老韓家。
      
      院門關著。
      
      她先溜達到屋后去,果然聽見韓大嫂燒火拉風箱的聲音,還有嘀嘀咕咕聲。
      
      然后她就聽見韓二嫂壓著嗓子喊:“高粱、小富快下炕了,趕緊起來吃二合面餅子,等會兒你三娘娘他們來了就只能吃地瓜葉窩窩頭了啊?!?br>  
      果然,背著他們玩這花招!
      
      林嵐想了想,趕緊回去叫二旺、麥穗一起往老韓家去。
      
      韓青松起來挑水潑地種菜,看到他們問了句,“急匆匆干什么?”
      
      林嵐一挑眉,“給你找證據!”不抓個現行,你還不知道厲害呢!
      
      到了老韓家,他們也不敲門,林嵐直接從南邊低矮的院墻翻過去,騎在墻頭的時候恰好看到韓二嫂領著幾個孩子在搶餅子,一邊搶一邊說:“誰去門口盯著,看著他們來了吆喝一聲,趕緊的??斐?,快吃!”
      
      林嵐毫不客氣地吆喝了一聲,“你們偷吃!”
      
      她冷不丁這么一嗓子喊出來,嚇得院子里本來就心虛偷吃的女人孩子們一哆嗦,小富還把餅子掉在地上。
      
      韓二嫂更是差點把飯笸籮扔了,她扭頭看著林嵐,眼對眼,見了鬼一樣,一時間有點不敢相信,“老、老三家的、你、你咋來的?”
      
      林嵐發現了,在這個家里你不潑辣不行,該高冷高冷,該上手上手!
      
      她跳下去一個箭步跑上前從韓二嫂手里把飯笸籮搶下來,“我說你們可真行啊?!?br>  
      二旺和麥穗也爬進來了,“哼,不要臉!”
      
      韓二嫂第一個反應就是想把飯笸籮搶回來,她還沒吃呢。
      
      韓大嫂卻窘得滿臉通紅,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嘴唇喏喏著,“老三家的、來、來啦……今兒改善伙食,還說讓孩子去叫你們呢?!?br>  
      這丟人事兒也就老太太能干得出來,一開始她就不同意,這要是讓老三家的知道,那不得笑死人啊。
      
      關鍵用的還不全是鮮地瓜葉,很多都是去年干的,那口感真是誰吃誰知道,三年災害的時候韓老太太都不肯吃呢。
      
      結果老太太發狠說誰要是敢透口風,就讓誰撈不著吃飯,包括小孩子。
      
      所以她也只能啥也不說。
      
      只是沒想到才兩天就讓老三家給識破了。
      
      實在是丟人啊。
      
      韓老太太在炕上喊道:“咋啦,你以為津貼都是我花了?以前不都是補貼家里吃飯買口糧的?這一次沒領錢,當然沒飯吃!”
      
      老韓家有一個算一個,那都是要上工賺工分的,但是不要忘了,還養著小叔小姑倆大活人吃飯呢,他們不干活不掙工分,口糧都是別人補工分或者花錢給他們補的。
      
      不過老太太喜歡拿養11個孩子說事。
      
      林嵐也不和他們爭吵,“那這么著,就把我們的口糧分出來,以后我們自己做飯吃?!?br>  
      分糧食這件事兒提都不用提,韓老太太打死也不同意,不過這一次是她理虧,也不想讓三兒子有意見,“要分也是等秋糧下來再說,這會兒都要斷頓兒了,分什么糧食,折騰!”
      
      韓大嫂默默地拿餅子出來讓大家一起吃,低著頭都不好意思看林嵐,生怕林嵐發瘋又要尋死覓活,這要是讓韓青松看見,肯定以為媳婦兒尋死也是被家里逼的。
      
      這時候老韓頭等男人也都起來,他們一個個尷尬得很,卻假裝不知道。
      
      老韓頭:“去把自留地鋤鋤?!彼底帕嘧懦肪蛻亮?,飯也顧不得吃。
      
      韓大哥緊隨其后,丟不起那人啊。
      
      林嵐看了看外頭,二旺給她打手勢,她知道韓青松領著小旺也過來了。
      
      她拿著飯笸籮給二旺和麥穗分餅子,大聲道:“我也把丑話說頭里,要么就分口糧我們自己做著吃,要是不夠挨餓也沒話說??梢遣環摯諏?,專門給我們三房做豬食,下一次讓我看見……”
      
      她頓了頓,掃了韓大嫂、二嫂一眼,聽著韓青松的腳步已經到了院門口,便大聲道:“我就把鍋砸了,把桌子劈了,誰也別吃!”
      
      韓大嫂和二嫂兩人嚇得一哆嗦,孩子們也驚恐地看著三娘娘。
      
      你嬸子還是你嬸子!
      
      潑婦還是那個潑婦,更加兇悍了!
      
      瞧那眼神,比母老虎還厲害!
      
      說完這句話,韓青松已經走過來,他腳步頓住,一副很吃驚的樣子。
      
      二旺立刻道:“爹,你還不信呢。你看!他們做二合面餅子偷吃,等我們過來給我們吃地瓜葉窩窩頭!”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小旺:我勸你們善良!
    ………………………………………………
    大肥章,求留言收藏啦,么么噠。PS:之前寫好家庭的時候,是寫大環境下,小人物的奮斗,情節是隨著環境局勢動蕩兒變化的。這個文不寫大環境,就寫那種背景下,普通家庭的日常生活、學習婚姻,愛恨糾葛這點事兒。
    祝寶寶們看文愉快,么么噠。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過去就賣兒子?



    七零之悍婦當家
    調/教男人和五個娃,一家斗極品過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帶空間養娃種田



    九零之重啟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襲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舉之路
    古代科舉官場之路



    星際修真生活
    聽風的星際修真文



    重生農家樂
    古代農家女的創業故事



    穿越錦繡田園
    農婦奮斗種田文



    穿越市井田園
    青梅竹馬鄉土斗極品種田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