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预测: 七零之悍婦當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新房、拿捏

      “什么?”
      
      不只是屋子里的男人驚得一跳,連向來佛系的韓大嫂都嚇一跳,韓二嫂更是赤著腳就沖下地,“他三達達,這是咋滴了,怎么沒津貼了?”
      
      不是說當軍官越來越多嗎?這一大家子花錢可都指望他呢!
      
      韓大哥:難道三弟犯了錯誤,被部隊攆回來的?
      
      韓老太太寒毛都豎起來,原本圍著她嗡嗡轉的蚊子都沒了聲音,“老三,咋回事,你說清楚?。?!”
      
      韓青松:“兒子舊傷復發,不能勝任部隊的任務,按照規定需要轉業?!彼勻徊換崴底約菏且蛭軸澳痔?,主動要求轉業的。
      
      “轉業?”韓老太蹭得就從炕上跳起來,差點一個跟頭栽炕前地上,還是韓青松眼疾手快托住她。
      
      韓老太太死死的抓著他的胳膊,“轉業能干嘛?有沒有給你安排什么職務,以后拿工資還是怎么著?”
      
      七嘴八舌的,屋子里鬧哄哄,把韓大哥問三弟舊傷怎么樣的話都壓下去。
      
      韓青松搖頭:“還不知道,要聽部隊安排?!?br>  
      韓老太太張了張嘴,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什么,應該說什么。
      
      這比那260塊錢被林嵐取走還可怕。
      
      這意味著,以后無數個260都飛走了。
      
      不行,絕對不行!
      
      “老三,是部隊逼著你轉業,還是你自己真想轉業的?”韓老太太不弄明白,她這輩子睡不著覺。
      
      韓青松卻不想多說,畢竟當前是內部革命階段,部隊環境非常復雜,不是他能左右的,且這算軍事機密不能外露。
      
      他看看他們,“爹,娘,時間不早了,要不還是明天再說?!?br>  
      這么說下去,回答一個問題肯定還有別的,一宿也說不完。
      
      他跟大哥二哥招呼一聲,讓大家都回屋休息,明天再聊。
      
      等他走了,韓二哥還跟老太太抱怨。
      
      韓二嫂賭氣:“分家就分家,也該讓我們有個房住,老三家的男人不在家,還自己占著東廂?!?br>  
      她們二房和大房沒地方住,只能擠在西間,分南北炕睡。
      
      多少不習慣了!
      
      按說就應該她去東廂住,讓老三家的和大房住西間才對。
      
      老太太氣不打一處來,罵道:“都滾滾滾,想分家明兒都一塊滾出去,反正我和你們爹死了也沒人管?!?br>  
      知道她說氣話,大家一哄而散。
      
      老太太歪在炕上,哎喲著,“老頭子,我這頭一鼓一鼓的,就跟那凍壞的冬瓜一樣怕不是要氣中風了,快,給我絞塊膏藥貼貼?!?br>  
      在她的感覺里,兒子是連長那可是干部!
      
      雖然當年抗日、解放戰爭的時候,八路軍、解放軍也在當地駐扎,她也見過不少排長連長,感覺沒有什么派頭。
      
      雖然五六十年代也有不少青年入伍,甚至抗美援朝回來好幾個連長營長,可也沒見大家如何。
      
      可現在不一樣!
      
      那時候因為打仗,會死人,所以很多人不想去當兵,閨女也不樂意嫁給當兵的。
      
      現在當兵的吃香!
      
      當兵的和工人、機關一樣,那可是鐵飯碗!
      
      小四還說等高中畢業要是分配不到好工作,就去部隊找三哥呢。
      
      要是老三轉業,那還能干啥?
      
      老太太也知道附近村里不少當兵的復員回家,義務兵的話三年復員,那是必須的,沒什么好講的。
      
      復員給點錢,回來自己找工作,無非就是大隊公社照顧一下,當個民兵或者村里治保主任而已。
      
      就算是小干部轉業,排長也有,頂多在連隊當連長或者去公社公安局、國防部、民兵連什么的,這些老太太都打探過,委實沒有前途的。
      
      雖然當地社員們覺得這些都是長臉又來錢的工作,可韓老太太是什么人,怎么說也是正兒八經部隊連長的老母親。
      
      她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暈,本來她想讓韓青松說清楚,可他卻跑了人,結果她一口氣不上不下的,差點把自己憋死。
      
      她不想憋死自己,就拉著老韓頭嘮叨。
      
      老韓頭困得眼睛都睜不開,開始還嗯哼一下,后來直接在老婆子的嘮叨聲里鼾聲震天。
      
      在他看來,以前都在地主家里扎覓漢都能活日子,現在黨的領導紅太陽,還有什么好煩心的?
      
      韓二嫂則拉著大嫂回西間南炕上嘀咕。
      
      韓大哥困得受不了,只得去了北炕和韓二哥一起睡。
      
      韓青松回到房間,屋里燈早就熄了,炕上傳來孩子們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借著外面微弱的光芒,他看了看,林嵐摟著小旺睡炕頭這邊,然后是麥穗,之后是二旺。
      
      他的鋪蓋被放在炕尾。
      
      按照他們村大部分人家的說法,炕頭是最好的位置,所以是男家長的位置,然后是女人,后面再是孩子們。
      
      看樣,自己是被排斥了。
      
      他站在炕前,炕上的林嵐緊張得汗唰唰的。
      
      本來夏天就熱,東廂尤其熱,睡覺為了開門窗通風,又掛著破草簾子,蚊子還時不時地叮人,簡直不是人過的。
      
      根本睡不著!
      
      結果韓青松還站她頭上,熱氣一陣陣撲到她臉上,她就納悶,他明明已經不是青春期荷爾蒙太過旺盛的少年青年,怎么熱量還這么大。
      
      就在她幾乎要繃不住想開口解釋一下的時候,韓青松已經邁過去上炕。
      
      林嵐松了口氣,放心踏實睡覺。
      
      翌日公雞打鳴。
      
      林嵐趕緊起身,發現韓青松已經不在炕上,她也沒急著叫孩子們起身,都是長身體的時候,讓他們多睡一會兒。
      
      農家蚊子多,一晚上她臉上脖子上被咬了倆包,癢得很,胡亂抓了抓下去把破草簾子拿下來,讓光線照進來,就發現小旺被咬得最厲害。
      
      她得問問誰家有蘆薈、薄荷草之類的,弄棵回來養著,讓蚊子咬了搓搓也能解癢。
      
      她仔細看看,小旺腦門的包睡一宿已經消下去,只有一片青紫,看著嚇人很快就會好的。
      
      不擔心孩子,她又留意自己的胳膊。幸虧有韓青松帶回來的藥酒,她睡了一宿,胳膊肩膀就沒那么疼,否則估計今天得腫得抬不起來。
      
      她活動了一下手臂,覺得沒什么問題,不過很想借口胳膊疼請假不上工。
      
      林嵐覺得自己是真嬌氣,真的干不了體力活。
      
      就說前幾天上工,一開始她去棉花地里拿蟲子,沒給她膈應死。
      
      那些蠕動的各色蟲子,讓她渾身發麻發顫。
      
      后來又改去鋤地,拿著大鋤頭一下下的刨地鋤草,沒多久就腰酸背疼,那大镢頭重于千斤!再者夏天過了九點日頭就熱辣辣的,整個人都要被烤干的感覺。
      
      所以,要么她能找到拿工資的鐵飯碗,要么韓青松能夠一直給她生活費,再加上自己做點別的補貼,也夠一家的嚼用。
      
      不過這年頭鄉下的干部,都不是脫產的,就連村里的老支書都跟著下地呢,所以她再有招在絕對的政策面前也不好使。
      
      那就只有韓青松一條路了?;蛘咚梢勻八鄧蛔??
      
      畢竟按照原本書里的情節,韓青松之所以轉業,是因為原主作得太過,韓青松心灰意冷,加上現在部隊環境復雜派系爭斗激烈,他無心仕途,然后才決定轉業回家的。
      
      韓老太太怕兒媳婦隨軍花錢不能往家寄工資津貼,原主怕他有好前途,休妻攀高枝,所以寧愿不隨軍也要把男人弄回來。
      
      可自己不一樣啊,自己不鬧騰,無條件支持韓青松工作啊。
      
      得找機會聊聊。
      
      林嵐去了天井,驚訝地發現韓老太太居然沒起身,往常早敲著棍子喊一家起身下地了。
      
      上廁所出來,她發現一個個都掛著倆大黑眼圈,就跟十天半個月沒睡覺受折磨一樣,嘖嘖,實在是可憐。
      
      韓二嫂頭上就一個小口子,已經包扎好也沒什么問題,可她愣是用一條大手巾包成木乃伊,也不怕熱,在那里哼哼,“哎呀,疼死了,是不能上工了?!?br>  
      “娘,你怎么出來了呢?”二旺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了,跑出來扶著林嵐,“娘,你胳膊不能動,就好好歇著別上工了。我爹都回來了!”
      
      爹并沒有聽嫲嫲的休了娘,這讓二旺十分得意,見縫插針就要顯擺一下自己爹回來。
      
      那些笑話爹要休了娘,不要他們的人,哼,都好好看看!
      
      韓二嫂撇嘴,氣得回屋躺著。
      
      雖然她打了小旺和三旺,但是她也腦袋破了個口子,流了一大灘血,林嵐便不再和她扯口舌。
      
      韓大嫂準備做飯,喊孩子們去割草掙工分。
      
      像二旺、麥穗、三旺這么大的孩子都要去割草掙工分。
      
      麥穗嬌氣不想去,還想讓林嵐幫她說話,林嵐卻假意不知。
      
      割草算輕快活兒。
      
      麥穗只得跟著姐妹們去了。
      
      這時候韓青松挑水回來,見林嵐坐在一塊石頭上對著那破瓦盆發呆,就把水倒進水缸里,出來對林嵐道:“場里有兩間空的草屋子,你今兒去看看,要是不嫌棄……”
      
      林嵐立刻道:“不嫌棄!”
      
      笑話,再破的屋子也比住在這里強。
      
      韓青松沒料到她竟然不看不挑,那么痛快就答應,原本還尋思得花費點口舌呢。
      
      見她同意,他點點頭,又把眼鏡遞給林嵐,“鏡框材料好,沒壞,修一下就行?!?br>  
      他挑完水就又出去。
      
      韓大嫂見狀嘆了口氣,用自己都意識不到的羨慕語氣對林嵐道:“大旺娘,你別總置氣。其實你看,三弟還是挺疼人。找了屋子,還問問你的意思,那眼鏡也是他修好的呢?!?br>  
      知道住的不開心,就主動說分家,還主動找房子。
      
      擱其他男人,決定什么事,就是他們自己決定,很少會跟女人吱聲或者商量的。
      
      甚至很大一部分男人,除了商量干活說幾句話,就連晚上造孩子也不和女人說話。
      
      在他們看來,不和自己女人說閑話,就是有男人味兒!
      
      林嵐笑了笑,沒說什么。
      
      洗了臉,她回到房間,把小旺也喚醒,給他戴上眼鏡。
      
      “哇,我的眼鏡!”小旺很開心。
      
      林嵐拿手巾給小旺擦臉,“你爹給修的,記得謝謝他?!?br>  
      小旺撅噘嘴,沒答應。
      
      林嵐也不逼他,小聲道:“你們爹找了房子,咱們可以搬出去,快去看看?!?br>  
      她把那兩塊糖給小旺揣上,帶著他去看房子。
      
      小旺雖然還不喜歡韓青松,但是一聽說可以搬家倒是很雀躍。
      
      那兩間屋子是大部隊以前的,后來大隊部擴建有新的大院,這倆間就放雜物。
      
      雖然有些破敗,但是墻、梁架還是好的,就把屋頂的草重新鋪鋪,培上黃泥就成。
      
      另外就是門窗,該換的換,該補的補,再盤炕即可
      
      韓青松帶著幾個人正忙活呢,不但二旺在幫忙,大旺和三旺居然也在,另外還有幾個本家的小子。
      
      自然也有看熱鬧的人暗地里指指點點。
      
      “瞧瞧,這韓老三剛回來就分家了,這是哪一出?”
      
      “是不是被潑婦尋死覓活拿捏住了?”
      
      “你們咋不說是被老太太給趕出來呢?”
      
      一般人家分家,基本就是在原宅基地的基礎上再蓋間屋子,蓋不起的就搭個窩棚,甚至去鄰居本家的借宿,很少有搬出來這么遠的。
      
      老支書韓永芳聽見了斥道:“胡咧咧什么呢,就你們長了長舌頭?一家子四個兒子,就那么三間正房一個小東廂,老大老二兩家住一間,小四也得結婚,不分出來住哪里?”
      
      韓永芳這么說一下子就堵住很多人的嘴,尤其情況差不多的人家。
      
      不過也有人嫉妒韓青松有面子,居然讓老支書把那兩間空屋子給他住。
      
      村里好幾家人都說過,想借住那兩間屋子,可老支書說人那么多,給誰???
      
      結果就是誰也撈不著。
      
      現在倒是大方地給韓青松住。
      
      “別是送禮了吧?!?br>  
      “誰知道呢,人家都是當官的,自然向著?!?br>  
      “不是說韓老三回來離婚,不要那潑婦了嗎?怎么還分家單過?他們家到底咋回事?”
      
      “咋回事我還知道啊,又不是他們家老太太?!?br>  
      “哎,說起老太太,咋不見人呢?”
      
      “說實在的,韓青松真是個好青年,哎,當年要不是那啥,春香該嫁給他才是呢?!?br>  
      “去你的,胡說什么呢?!?br>  
      ……
      
      韓青松動作很快,半天時間就準備兩間屋子的材料,還從隊里借來現成的土坯盤了炕。
      
      好在隊里有存的土坯,直接借來盤炕。
      
      兩間房,留下半間當堂屋,另外一間半都當睡房,盤一條長炕,中間可以壘一個長方形的箱子狀炕洞囤地瓜,兩邊睡人,男女分開,免得孩子大了不方便。
      
      現在許多人都是男女不分炕的,一家子睡一盤炕,兒女大了也擠在一起。
      
      更別說有些結婚了還擠在一屋的呢。
      
      所以,韓青松這么一設計,都夠社員們羨慕的。
      
      林嵐看了一會兒回去吃了幾口早飯就去上工,因為胳膊疼沒拿大鋤頭,分去棉花地拿杈子拿蟲子兒。
      
      那邊還有人打藥,那1605的味道,順風飄十里,聞著林嵐就心里直咯噔。好不容易熬到晌午,林嵐頭暈眼花的,趕緊逃離蟲子窩。
      
      她回來的時候先去大部隊那里看看,見韓青松正蹲在屋頂上摔黃泥。
      
      他穿著一件工字背心,露出結實健壯的臂膀,汗水在陽光里亮晶晶的跟涂了油似的。
      
      他一瞥眼看見林嵐,手在房頂一撐,整個人出溜下滑,然后敏捷地躍下來。
      
      林嵐被他驚得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你這么上躥下跳的,有個舊傷復發的樣子?
      
      韓青松三兩步就到了她跟前,“晌午送點飯來,我就不回去吃?!?br>  
      林嵐尋思一回去老太太揪著問個沒完,耽誤干活,等都收拾好再去也不遲。
      
      “行?!?br>  
      韓青松看她一眼,“胳膊好了?”
      
      林嵐揉了揉,“還疼?!?br>  
      “疼怎么不請假?”韓青松還尋思按照她的習慣,受了傷肯定會請假不上工的,沒想到她居然沒請,是以問問。
      
      林嵐:“不上工吃啥啊,得掙工分?!?br>  
      “以后不用你掙工分?!焙嗨梢膊歡嗨滌只厝ッ釔鵠?。
      
      他這是關心自己呢?
      
      林嵐琢磨這話,那以后是不是就不用自己干體力活?這人還真是嘴不甜,關心人也是那硬邦邦的性子,怪不得在老太太那里也是出力不討好的主兒。
      
      看樣子韓青松的本性沒變,還是書里那樣,是個有責任有擔當的人,既然決定回來,就會擔負起做丈夫和父親的責任。
      
      林嵐先看看孩子們,他們割草回來都在這里幫忙。小旺跟著麥穗,帶著柳條草帽,手里拿著幾片柳葉鼓著小腮幫子不停地吹,非要吹出哨音來。
      
      麥穗對林嵐道:“娘,小旺有了眼鏡跑得跟三旺似的,一會兒就不見影兒?!?br>  
      “他自己跑開干嘛呢?”
      
      “誰知道呢,瞎待著,不讓去水邊就去草里面,今兒還趴在一個坡兔子窩那里要往里鉆,非說里面有動靜?!?br>  
      “那肯定是有動靜的?!繃軸八?。
      
      麥穗:……當娘的都偏心小兒子,沒有錯的!
      
      林嵐就讓她和二旺回去端飯讓他們跟爹在這里吃。
      
      晌午韓老太太還沒下炕,只在東間炕上哎呀,“這是等我死了也不來看一眼啊?!?br>  
      她篤定三兒子孝順,只要自己躺在這里他一定會麻溜地來賠罪認錯,以后乖乖地聽話。
      
      從前就是這樣的!
      
      家里人一個個輕手輕腳噤若寒蟬。
      
      韓大嫂給林嵐使了一個眼色,林嵐點點頭。
      
      她拿了一個餅子,撥了一碗菜,夾一筷子咸菜,想躲去屋里吃。
      
      她剛要走,屋里韓老太太喊道:“老三家的,老三家的——”
    插入書簽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過去就賣兒子?



    七零之悍婦當家
    調/教男人和五個娃,一家斗極品過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帶空間養娃種田



    九零之重啟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襲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舉之路
    古代科舉官場之路



    星際修真生活
    聽風的星際修真文



    重生農家樂
    古代農家女的創業故事



    穿越錦繡田園
    農婦奮斗種田文



    穿越市井田園
    青梅竹馬鄉土斗極品種田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