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七零之悍婦當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分家

      “吃不吃飯啦!”韓老太太在外面偷聽一會兒,見韓青松居然不責問媳婦打婆婆反而熱乎乎地給媳婦兒搓藥酒,她實在氣得不行,扯著嗓子打斷他們。
      
      韓青松應了一聲。
      
      他把藥酒放在墻上的擱板上,“你倆去給娘和弟弟端過來?!?br>  
      二旺一聽就夸張地笑起來,“爹,你不知道咱家規矩吧,俺嫲嫲說不吃就餓死,送什么送!”
      
      外面韓老太太氣得又讓人給她拿棍子來。
      
      韓青松:“不許沒規矩?!?br>  
      鄉下人自小的規矩就是晚輩必須尊重長輩,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父母有錯,要盡量規勸,而不是打罵,否則是要被村里人戳脊梁骨,被村干部開會點名批評的。
      
      二旺吐吐舌頭,反正讓爹知道嫲嫲說過啥就行。
      
      他拉著麥穗跑出去,到了堂屋趕緊讓大娘給裝了粥,拿了倆餅子,把幾樣咸菜、燉菜撥一碗,然后送回東廂。
      
      韓青松領著倆孩子去堂屋吃飯,林嵐這才輕松自在起來和小旺一起吃飯。
      
      飯后,老太太趕緊把孩子們都打發出去,大的去找知了龜,小的去睡覺,她要主持家庭會議。
      
      特意吼了一嗓子,“哪個敢湊在外面偷聽,我打斷他的腿!”
      
      二旺嚇得拉著麥穗趕緊跑了。
      
      老太太搖晃著大蒲扇說了個開場白,再回憶一下過去的艱辛歲月,養兒女的不容易,艱難歲月的煎熬等等。
      
      總之就是要喚起韓青松心里對父母的心疼、愧疚,畢竟都認為這么多年他不在家伺候倆老的,頭疼腦熱、吃苦受累他沒跟著一起,按照老太太的意思,他可是一直在部隊里享福的,吃的好餓不著,讓他去當兵可是對他的偏愛。
      
      當然,這會兒絲毫不提那時上頭規定出義務兵去打仗,長子要在家撐門面,二兒子嘴甜會哄人舍不得,不得已就打發才十六七歲的三兒子去。
      
      自然也不去想韓青松在部隊里數次出生入死,兩次差點回不來,身上新傷加舊傷怎么不容易。
      
      更不想是韓青松出去當兵,寄回來津貼,補貼著這一大家子人,讓小弟小妹過著富足的生活。
      
      她只覺得兒子是自己養的,辛苦拉扯大的,長大了有出息,就該回報自己,自己就該享福。
      
      兒女對父母的回報,就該是無止境無條件的。
      
      讓干嘛就干嘛,讓打老婆就打老婆,讓休妻就得休妻!
      
      “老三,你說娘說的對不?這么多年,你在外頭,我和你爹病了累了,都是你大哥二哥小弟他們伺候,家里活兒也都是他們干著。你隔著遠,娘也知道,也不讓你出力。你不在家,我也讓大家伙兒多照顧一下子她和幾個孩子。我不怕說虧心的話,我真是偏疼她和孩子的,她可好,狗咬呂洞賓!”
      
      “他爹,我就做這個主了,讓他們離婚?!?br>  
      老三是軍官,離婚了,要什么好媳婦找不著?
      
      叫她說,就該找個指揮官的閨女,門當戶對,配得上老三,也能幫襯老三,提拔老三。
      
      人家文化人,更知道孝順,不回來氣她,還往家寄錢,多好。
      
      韓二哥和二嫂拍手同意,“娘說的對,三弟,你可得好好想想?!?br>  
      韓大哥和大嫂面色不忍,“爹娘,要說這三弟媳婦兒也沒那么不行,不至于就離婚了。這么多孩子呢,這要是離了,以后老三再娶,人家能當回事嘛?”
      
      “孩子有什么擔心的?就留家里,有我和你們呢,還能委屈了孩子?”韓老太太不以為意。
      
      她一個勁地戳老韓頭,讓他說話。
      
      她雖然能咋呼,可真正發話的,還得男家長。
      
      老韓頭一直悶聲吧嗒煙袋鍋子,說良心話,要把老三媳婦兒趕回去,他覺得有點虧心。
      
      畢竟老三媳婦兒也生了五個孩子,干活兒也出力,并不是那種奸懶饞滑好吃懶做的。
      
      他倒覺得還是分家好,分開吃住,一起干活,省的她和妯娌、婆婆處不好。
      
      “老頭子,行啦,我知道你說不出口,就這么定了?!焙咸詘謔?,“老三,你回去跟她說,明兒就去公社革委會,把這個婚離了,讓她自己趕緊回林家屯去……”
      
      韓二嫂在一旁添油加醋,“這樣打婆婆,打嫂子的人,還真是少見呢?!彼嗣約旱耐?,哎呀哎呀地喊疼。
      
      老韓頭沒說話,拿眼看韓青松。
      
      老太太也逼他,“老三,你趕緊說句痛快話?!?br>  
      屋內氣氛一直有些凝滯,不聞說話聲,連搖蒲扇的嘩嘩聲也停下來,只有喘息聲以及混雜期間的蚊子嗡嗡聲。
      
      眾人緊張地看著韓青松的嘴。
      
      在這種時候,他原本就嚴肅的臉看起來更加嚴肅,一雙幽深的眼睛格外黑亮。
      
      ……
      
      韓青松:“不行?!庇鍥岫ü?,沒有半分猶疑。
      
      啥?
      
      老太太沒聽明白,什么叫不行?
      
      這話可是痛快,卻不是順從她的心意,是讓她不痛快。
      
      老太太的臉一下子拉下來,“老三啊,你這是當了軍官,翅膀硬了,眼里沒老家人兒了啊?!?br>  
      韓大哥趕緊推推韓青松,讓他分辨幾句,韓青松道:“娘,沒有?!?br>  
      韓老太太氣得要抽過去,知道他打小不會說話,說話就招人煩,可都這么大年紀,怎么也學會了吧。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欺負你媳婦兒和孩子了唄?”
      
      韓大嫂也趕緊打圓場,“娘,三弟向來不愛說話,嘴巴不會哄人,他沒那個意思,就是不想離婚唄?!?br>  
      “他為啥不離?”韓老太太就差沒蹦起來。
      
      韓大嫂生怕她車轱轆話念叨,趕緊勸韓青松解釋解釋。
      
      韓青松道:“兒子在部隊不能照顧二老和妻兒,心中有愧?!?br>  
      對父母有愧,于妻子也有愧。
      
      “爹娘體諒你,不和你計較,你只要聽娘的話就行,把這個整天不好好過日子就會氣娘的女人送回去?!?br>  
      韓青松點點頭,“為了娘的健康著想,那就分家吧?!?br>  
      分開住,不在一個鍋里吃飯,不在一個院里碰頭,自然能少生氣。
      
      韓老太太張了張嘴,她說的是離婚,怎么成了分家?
      
      老三小時候就傻,這會兒看起來是更傻。
      
      這是要氣死她??!
      
      “老頭子?你聽聽——”
      
      老韓頭道:“這也是個辦法?!彼蜒檀釉誑謊厴鮮咕⒖目?,“分家困覺吃飯,不分活兒。這么著一家子還是一起干活掙工分,按人頭分口糧?!?br>  
      老三不在家,一個女人帶著孩子,掙不出吃的,自然還是要幫襯一下。
      
      當然老三的津貼還得寄給大家庭才行。
      
      韓二嫂和韓二哥腦子轉的快,立刻就問:“那老三的津貼呢?”
      
      韓老太太厲色道:“當然是寄給我!”
      
      說完她立刻道:“說什么胡話,分什么家,房子沒房子,家什兒沒有家什兒,怎么分家?困大街上去?”
      
      她已經忘記自己之前還說要把林嵐娘幾個趕出去,讓他們睡墻根下的窩棚。
      
      現在想的是真要分了家,到時候老三家的更有理由來要錢鬧騰。
      
      但是要讓兒子把津貼寄給那潑婦不給自己,韓老太太不接受!
      
      要知道她連讓林嵐帶著孩子隨軍都不肯,因為隨軍就意味著他們要跟著吃喝花錢,那津貼就不能寄回家。
      
      那可是自己的兒子,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大的,現在有出息了,當然要回報自己。
      
      兒子回報爹娘,那是天經地義的。
      
      韓青松道:“住處就由我去跟連隊革委會申請?!?br>  
      “那也沒有材料!”韓老太太不同意,現在誰家能隨便蓋起屋子?多少人家還十幾口擠在三間屋里呢,一家子男女老少都在一盤炕上也不少。
      
      韓青松雖然這些年沒在家干農活,但是部隊也經常深入鄉村,他也了解不少。
      
      “娘,先湊活蓋兩間小房,用不了什么材料?!畢榷愿墩飭僥?,以后再蓋新房子。
      
      “還蓋什么新的?”韓老太太道:“你三大爺家墻外有個窩棚,平時放柴火的,去借著住一下就行?!?br>  
      韓大哥為難道:“娘,那不好吧?!彼輝詡頤話旆?,既然回來就不能讓老婆孩子繼續受苦。
      
      “有什么不好,那老劉家二兒子結婚沒地方住,不就是去你永順達達家住?!?br>  
      韓青松:“還是我先去問問支書大爺?!?br>  
      以前叫支書,現在就是連隊/村革委會主任,不過自家人習慣,覺得還是叫支書順口。
      
      韓大嫂忙道:“都在大隊部乘涼呢?!?br>  
      這會兒男人們基本都在大隊部扯淡,去那里找人一找一個準兒。
      
      韓青松點點頭,跟爹娘說一聲就要過去。
      
      老太太還要不準,老韓頭道:“讓他去吧,老大不小的,也不是幾歲的孩伢子,能主事的。再說,他回來也得去支書隊長跟前說說話?!?br>  
      韓老太太還是不樂意,撅著嘴生氣,惦記著津貼、惦記著背包。
      
      韓青松回到屋里,見林嵐在炕上一邊做針線活兒一邊給孩子們講故事,不由得一怔。
      
      在他的印象里這種畫面比敵人不抵抗自動投降還不可能。
      
      他看了一眼:“我去找支書大爺?!?br>  
      林嵐點點頭,“那你應該帶點東西去?!?br>  
      大老遠回來,去看支書和大隊長,怎么也不能空手。
      
      韓青松就把背包拎過來,打開繩扣,從里面掏出兩瓶麥乳精來,另外抓了兩把糖。
      
      林嵐看了看,從炕頭的晾衣桿上扯了塊布給他,讓他包著,省得太扎眼。
      
      這年頭麥乳精可是稀罕,不是誰都能拿回來的,就算韓青松回來也不可能誰都給,肯定是有求于人。
      
      韓青松把東西兜起來,道:“回來的匆忙,背包塞得亂糟糟?!?br>  
      林嵐看著他,啥意思,讓她給收拾收拾?
      
      他就不怕她拿里面的東西?
      
      韓青松拎起布包,把背包往林嵐手邊一放,又看了幾個孩子一眼,“一人吃一塊糖,多了壞牙?!?br>  
      說完就走了。
      
      “娘——”二旺和麥穗激動起來,爹這是讓他們吃糖???
      
      林嵐卻趕緊喊道:“別忘了吆喝大旺和三旺回家?!?br>  
      那倆熊孩子指定在大隊部聽男人們扯淡呢,有些男人專門扯黃篇,她怕大旺受影響。
      
      聽著韓青松的腳步聲遠去,林嵐猶豫了一下,還是打開背包,手伸進去掏了掏,結果背包太深,整條胳膊都探進去才夠到底。
      
      三個孩子期待地看著她。
      
      林嵐清了清嗓子,摸出一大把糖來,剛要按照她前世大手大腳的習慣把糖撒給他們,突然想起這是韓青松的不是自己的。
      
      他說不定還有別的用處,不能這么撒出去。
      
      她數了數放回去大半,在孩子們熱切的眼神中一人分一塊。
      
      “娘~~”麥穗嗲嗲地撒嬌。
      
      林嵐受不了只好一人又分一塊,“好啦,你爹還有別的用處呢。都藏好明天吃,晚上吃了蟲子爬進嘴里把你們牙齒都咬爛?!?br>  
      小旺把糖塞到林嵐的口袋里,“娘給我收著?!?br>  
      二旺和麥穗已經迫不及待塞進嘴里一塊,貧窮緊張的大家庭,讓他們知道吃到肚子里才是自己的。
      
      留著,會生變故!
      
      “娘,我把門關上?!倍槔厝ス孛?。
      
      林嵐:“怪熱的,你爹他們還沒回來呢?!?br>  
      二旺:“關上俺嫲嫲進不來?!?br>  
      爹不在家,誰知道她會不會來搶背包呢。
      
      果然,很快老太太就來推門,發現推不開就罵人,讓把老三帶回來的東西送到堂屋去。
      
      二旺立刻拉拉林嵐的袖子。
      
      林嵐會意,“哎呀,疼死我了,胳膊給我打殘了?!?br>  
      “娘,讓我爹明天送你去縣醫院看看?!倍?。
      
      麥穗嘴里含著糖,也含糊說給娘揉揉。
      
      老太太見治不了他們,氣哼哼地出門找韓青松去了。
      
      找了一圈沒找到,她也只得回來,在家里跟老韓頭和倆兒子叨咕。
      
      又不肯浪費煤油,就讓幾個人摸黑聽她念叨,結果很快老韓頭鼾聲如雷,氣得她直捶他。
      
      就在這時,外面響起韓青松低沉的聲音,以及三旺不樂意地嘟囔聲,老太太一下子爬起來,“老三回來了,讓他趕緊過來!”
      
      老韓頭這會兒醒了:“三更天了快困覺吧,明天還得下地呢?!?br>  
      老太太:“不行,不說明白的,我睡不著?!?br>  
      韓二哥主動去把韓青松喊過來。
      
      大旺本來跟著爺爺嫲嫲睡,這會兒那屋里還在開會,小孩子不許聽,別的孩子都回爹娘炕上,他卻不想回去面對他娘。
      
      他轉身往外走:“我去柱子家困?!?br>  
      三旺犯怵對著他爹,也喊道:“大哥等等我也去?!?br>  
      倆孩子抹黑一溜煙跑了,還能聽見三旺撞在門外樹上喊疼以及大旺罵他蠢愣的聲音,韓青松覺得陌生又新奇,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以前從來沒有的感覺。
      
      也許這就是生活,是家?
      
      “三弟,娘叫你呢?!?br>  
      韓大哥打著哈欠,這一天天的,太能折騰了。
      
      韓青松應了一聲把手里的布放在東廂窗臺上,然后跟著進了正屋。
      
      韓老太太直截了當地道:“老三,你要分家也行,我和你爹哥哥們商量一下,就把他們娘們幾個分出去,上工干活還像以前那樣,這樣分糧食我們也照應他們。不過,你的津貼可還得寄給你爹娘,不能給她。你也知道她那脾氣,上來一陣就發瘋,給她她都糟蹋了?!?br>  
      不知道為什么,韓青松腦子里浮起林嵐和幾個孩子的樣子,他緩緩道:“娘,以后可能沒有津貼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鄭德文的□□彈,么么噠。
    謝謝親們的營養液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過去就賣兒子?



    七零之悍婦當家
    調/教男人和五個娃,一家斗極品過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帶空間養娃種田



    九零之重啟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襲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舉之路
    古代科舉官場之路



    星際修真生活
    聽風的星際修真文



    重生農家樂
    古代農家女的創業故事



    穿越錦繡田園
    農婦奮斗種田文



    穿越市井田園
    青梅竹馬鄉土斗極品種田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