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推介: 七零之悍妇当家

作者:桃花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分家

      “吃不吃饭啦!”韩老太太在外面偷听一会儿,见韩青松居然不责问媳妇打婆婆反而热乎乎地给媳妇儿搓药酒,她实在气得不行,扯着嗓子打断他们。
      
      韩青松应了一声。
      
      他把药酒放在墙上的搁板上,“你俩去给娘和弟弟端过来?!?br>  
      二旺一听就夸张地笑起来,“爹,你不知道咱家规矩吧,俺嫲嫲说不吃就饿死,送什么送!”
      
      外面韩老太太气得又让人给她拿棍子来。
      
      韩青松:“不许没规矩?!?br>  
      乡下人自小的规矩就是晚辈必须尊重长辈,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有错,要尽量规劝,而不是打骂,否则是要被村里人戳脊梁骨,被村干部开会点名批评的。
      
      二旺吐吐舌头,反正让爹知道嫲嫲说过啥就行。
      
      他拉着麦穗跑出去,到了堂屋赶紧让大娘给装了粥,拿了俩饼子,把几样咸菜、炖菜拨一碗,然后送回东厢。
      
      韩青松领着俩孩子去堂屋吃饭,林岚这才轻松自在起来和小旺一起吃饭。
      
      饭后,老太太赶紧把孩子们都打发出去,大的去找知了龟,小的去睡觉,她要主持家庭会议。
      
      特意吼了一嗓子,“哪个敢凑在外面偷听,我打断他的腿!”
      
      二旺吓得拉着麦穗赶紧跑了。
      
      老太太摇晃着大蒲扇说了个开场白,再回忆一下过去的艰辛岁月,养儿女的不容易,艰难岁月的煎熬等等。
      
      总之就是要唤起韩青松心里对父母的心疼、愧疚,毕竟都认为这么多年他不在家伺候俩老的,头疼脑热、吃苦受累他没跟着一起,按照老太太的意思,他可是一直在部队里享福的,吃的好饿不着,让他去当兵可是对他的偏爱。
      
      当然,这会儿丝毫不提那时上头规定出义务兵去打仗,长子要在家撑门面,二儿子嘴甜会哄人舍不得,不得已就打发才十六七岁的三儿子去。
      
      自然也不去想韩青松在部队里数次出生入死,两次差点回不来,身上新伤加旧伤怎么不容易。
      
      更不想是韩青松出去当兵,寄回来津贴,补贴着这一大家子人,让小弟小妹过着富足的生活。
      
      她只觉得儿子是自己养的,辛苦拉扯大的,长大了有出息,就该回报自己,自己就该享福。
      
      儿女对父母的回报,就该是无止境无条件的。
      
      让干嘛就干嘛,让打老婆就打老婆,让休妻就得休妻!
      
      “老三,你说娘说的对不?这么多年,你在外头,我和你爹病了累了,都是你大哥二哥小弟他们伺候,家里活儿也都是他们干着。你隔着远,娘也知道,也不让你出力。你不在家,我也让大家伙儿多照顾一下子她和几个孩子。我不怕说亏心的话,我真是偏疼她和孩子的,她可好,狗咬吕洞宾!”
      
      “他爹,我就做这个主了,让他们离婚?!?br>  
      老三是军官,离婚了,要什么好媳妇找不着?
      
      叫她说,就该找个指挥官的闺女,门当户对,配得上老三,也能帮衬老三,提拔老三。
      
      人家文化人,更知道孝顺,不回来气她,还往家寄钱,多好。
      
      韩二哥和二嫂拍手同意,“娘说的对,三弟,你可得好好想想?!?br>  
      韩大哥和大嫂面色不忍,“爹娘,要说这三弟媳妇儿也没那么不行,不至于就离婚了。这么多孩子呢,这要是离了,以后老三再娶,人家能当回事嘛?”
      
      “孩子有什么担心的?就留家里,有我和你们呢,还能委屈了孩子?”韩老太太不以为意。
      
      她一个劲地戳老韩头,让他说话。
      
      她虽然能咋呼,可真正发话的,还得男家长。
      
      老韩头一直闷声吧嗒烟袋锅子,说良心话,要把老三媳妇儿赶回去,他觉得有点亏心。
      
      毕竟老三媳妇儿也生了五个孩子,干活儿也出力,并不是那种奸懒馋滑好吃懒做的。
      
      他倒觉得还是分家好,分开吃住,一起干活,省的她和妯娌、婆婆处不好。
      
      “老头子,行啦,我知道你说不出口,就这么定了?!焙咸诎谑?,“老三,你回去跟她说,明儿就去公社革委会,把这个婚离了,让她自己赶紧回林家屯去……”
      
      韩二嫂在一旁添油加醋,“这样打婆婆,打嫂子的人,还真是少见呢?!彼嗣约旱耐?,哎呀哎呀地喊疼。
      
      老韩头没说话,拿眼看韩青松。
      
      老太太也逼他,“老三,你赶紧说句痛快话?!?br>  
      屋内气氛一直有些凝滞,不闻说话声,连摇蒲扇的哗哗声也停下来,只有喘息声以及混杂期间的蚊子嗡嗡声。
      
      众人紧张地看着韩青松的嘴。
      
      在这种时候,他原本就严肃的脸看起来更加严肃,一双幽深的眼睛格外黑亮。
      
      ……
      
      韩青松:“不行?!庇锲岫ü?,没有半分犹疑。
      
      啥?
      
      老太太没听明白,什么叫不行?
      
      这话可是痛快,却不是顺从她的心意,是让她不痛快。
      
      老太太的脸一下子拉下来,“老三啊,你这是当了军官,翅膀硬了,眼里没老家人儿了啊?!?br>  
      韩大哥赶紧推推韩青松,让他分辨几句,韩青松道:“娘,没有?!?br>  
      韩老太太气得要抽过去,知道他打小不会说话,说话就招人烦,可都这么大年纪,怎么也学会了吧。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欺负你媳妇儿和孩子了呗?”
      
      韩大嫂也赶紧打圆场,“娘,三弟向来不爱说话,嘴巴不会哄人,他没那个意思,就是不想离婚呗?!?br>  
      “他为啥不离?”韩老太太就差没蹦起来。
      
      韩大嫂生怕她车轱辘话念叨,赶紧劝韩青松解释解释。
      
      韩青松道:“儿子在部队不能照顾二老和妻儿,心中有愧?!?br>  
      对父母有愧,于妻子也有愧。
      
      “爹娘体谅你,不和你计较,你只要听娘的话就行,把这个整天不好好过日子就会气娘的女人送回去?!?br>  
      韩青松点点头,“为了娘的健康着想,那就分家吧?!?br>  
      分开住,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不在一个院里碰头,自然能少生气。
      
      韩老太太张了张嘴,她说的是离婚,怎么成了分家?
      
      老三小时候就傻,这会儿看起来是更傻。
      
      这是要气死她??!
      
      “老头子?你听听——”
      
      老韩头道:“这也是个办法?!彼蜒檀釉诳谎厣鲜咕⒖目?,“分家困觉吃饭,不分活儿。这么着一家子还是一起干活挣工分,按人头分口粮?!?br>  
      老三不在家,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挣不出吃的,自然还是要帮衬一下。
      
      当然老三的津贴还得寄给大家庭才行。
      
      韩二嫂和韩二哥脑子转的快,立刻就问:“那老三的津贴呢?”
      
      韩老太太厉色道:“当然是寄给我!”
      
      说完她立刻道:“说什么胡话,分什么家,房子没房子,家什儿没有家什儿,怎么分家?困大街上去?”
      
      她已经忘记自己之前还说要把林岚娘几个赶出去,让他们睡墙根下的窝棚。
      
      现在想的是真要分了家,到时候老三家的更有理由来要钱闹腾。
      
      但是要让儿子把津贴寄给那泼妇不给自己,韩老太太不接受!
      
      要知道她连让林岚带着孩子随军都不肯,因为随军就意味着他们要跟着吃喝花钱,那津贴就不能寄回家。
      
      那可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大的,现在有出息了,当然要回报自己。
      
      儿子回报爹娘,那是天经地义的。
      
      韩青松道:“住处就由我去跟连队革委会申请?!?br>  
      “那也没有材料!”韩老太太不同意,现在谁家能随便盖起屋子?多少人家还十几口挤在三间屋里呢,一家子男女老少都在一盘炕上也不少。
      
      韩青松虽然这些年没在家干农活,但是部队也经常深入乡村,他也了解不少。
      
      “娘,先凑活盖两间小房,用不了什么材料?!毕榷愿墩饬侥?,以后再盖新房子。
      
      “还盖什么新的?”韩老太太道:“你三大爷家墙外有个窝棚,平时放柴火的,去借着住一下就行?!?br>  
      韩大哥为难道:“娘,那不好吧?!彼辉诩颐话旆?,既然回来就不能让老婆孩子继续受苦。
      
      “有什么不好,那老刘家二儿子结婚没地方住,不就是去你永顺达达家住?!?br>  
      韩青松:“还是我先去问问支书大爷?!?br>  
      以前叫支书,现在就是连队/村革委会主任,不过自家人习惯,觉得还是叫支书顺口。
      
      韩大嫂忙道:“都在大队部乘凉呢?!?br>  
      这会儿男人们基本都在大队部扯淡,去那里找人一找一个准儿。
      
      韩青松点点头,跟爹娘说一声就要过去。
      
      老太太还要不准,老韩头道:“让他去吧,老大不小的,也不是几岁的孩伢子,能主事的。再说,他回来也得去支书队长跟前说说话?!?br>  
      韩老太太还是不乐意,撅着嘴生气,惦记着津贴、惦记着背包。
      
      韩青松回到屋里,见林岚在炕上一边做针线活儿一边给孩子们讲故事,不由得一怔。
      
      在他的印象里这种画面比敌人不抵抗自动投降还不可能。
      
      他看了一眼:“我去找支书大爷?!?br>  
      林岚点点头,“那你应该带点东西去?!?br>  
      大老远回来,去看支书和大队长,怎么也不能空手。
      
      韩青松就把背包拎过来,打开绳扣,从里面掏出两瓶麦乳精来,另外抓了两把糖。
      
      林岚看了看,从炕头的晾衣杆上扯了块布给他,让他包着,省得太扎眼。
      
      这年头麦乳精可是稀罕,不是谁都能拿回来的,就算韩青松回来也不可能谁都给,肯定是有求于人。
      
      韩青松把东西兜起来,道:“回来的匆忙,背包塞得乱糟糟?!?br>  
      林岚看着他,啥意思,让她给收拾收拾?
      
      他就不怕她拿里面的东西?
      
      韩青松拎起布包,把背包往林岚手边一放,又看了几个孩子一眼,“一人吃一块糖,多了坏牙?!?br>  
      说完就走了。
      
      “娘——”二旺和麦穗激动起来,爹这是让他们吃糖???
      
      林岚却赶紧喊道:“别忘了吆喝大旺和三旺回家?!?br>  
      那俩熊孩子指定在大队部听男人们扯淡呢,有些男人专门扯黄篇,她怕大旺受影响。
      
      听着韩青松的脚步声远去,林岚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背包,手伸进去掏了掏,结果背包太深,整条胳膊都探进去才够到底。
      
      三个孩子期待地看着她。
      
      林岚清了清嗓子,摸出一大把糖来,刚要按照她前世大手大脚的习惯把糖撒给他们,突然想起这是韩青松的不是自己的。
      
      他说不定还有别的用处,不能这么撒出去。
      
      她数了数放回去大半,在孩子们热切的眼神中一人分一块。
      
      “娘~~”麦穗嗲嗲地撒娇。
      
      林岚受不了只好一人又分一块,“好啦,你爹还有别的用处呢。都藏好明天吃,晚上吃了虫子爬进嘴里把你们牙齿都咬烂?!?br>  
      小旺把糖塞到林岚的口袋里,“娘给我收着?!?br>  
      二旺和麦穗已经迫不及待塞进嘴里一块,贫穷紧张的大家庭,让他们知道吃到肚子里才是自己的。
      
      留着,会生变故!
      
      “娘,我把门关上?!倍槔厝ス孛?。
      
      林岚:“怪热的,你爹他们还没回来呢?!?br>  
      二旺:“关上俺嫲嫲进不来?!?br>  
      爹不在家,谁知道她会不会来抢背包呢。
      
      果然,很快老太太就来推门,发现推不开就骂人,让把老三带回来的东西送到堂屋去。
      
      二旺立刻拉拉林岚的袖子。
      
      林岚会意,“哎呀,疼死我了,胳膊给我打残了?!?br>  
      “娘,让我爹明天送你去县医院看看?!倍?。
      
      麦穗嘴里含着糖,也含糊说给娘揉揉。
      
      老太太见治不了他们,气哼哼地出门找韩青松去了。
      
      找了一圈没找到,她也只得回来,在家里跟老韩头和俩儿子叨咕。
      
      又不肯浪费煤油,就让几个人摸黑听她念叨,结果很快老韩头鼾声如雷,气得她直捶他。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韩青松低沉的声音,以及三旺不乐意地嘟囔声,老太太一下子爬起来,“老三回来了,让他赶紧过来!”
      
      老韩头这会儿醒了:“三更天了快困觉吧,明天还得下地呢?!?br>  
      老太太:“不行,不说明白的,我睡不着?!?br>  
      韩二哥主动去把韩青松喊过来。
      
      大旺本来跟着爷爷嫲嫲睡,这会儿那屋里还在开会,小孩子不许听,别的孩子都回爹娘炕上,他却不想回去面对他娘。
      
      他转身往外走:“我去柱子家困?!?br>  
      三旺犯怵对着他爹,也喊道:“大哥等等我也去?!?br>  
      俩孩子抹黑一溜烟跑了,还能听见三旺撞在门外树上喊疼以及大旺骂他蠢愣的声音,韩青松觉得陌生又新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以前从来没有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生活,是家?
      
      “三弟,娘叫你呢?!?br>  
      韩大哥打着哈欠,这一天天的,太能折腾了。
      
      韩青松应了一声把手里的布放在东厢窗台上,然后跟着进了正屋。
      
      韩老太太直截了当地道:“老三,你要分家也行,我和你爹哥哥们商量一下,就把他们娘们几个分出去,上工干活还像以前那样,这样分粮食我们也照应他们。不过,你的津贴可还得寄给你爹娘,不能给她。你也知道她那脾气,上来一阵就发疯,给她她都糟蹋了?!?br>  
      不知道为什么,韩青松脑子里浮起林岚和几个孩子的样子,他缓缓道:“娘,以后可能没有津贴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郑德文的□□弹,么么哒。
    谢谢亲们的营养液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一穿过去就卖儿子?



    七零之悍妇当家
    调/教男人和五个娃,一家斗极品过好日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夫妻带空间养娃种田



    九零之重启人生
    重生90年虐渣逆袭追求人生幸福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古代科举官场之路



    星际修真生活
    听风的星际修真文



    重生农家乐
    古代农家女的创业故事



    穿越锦绣田园
    农妇奋斗种田文



    穿越市井田园
    青梅竹马乡土斗极品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