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自由的百科): 我始乱终弃了元始天尊

作者:霜雪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2章

      被定身诀镇住,一根头发丝线都动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根手指接近自己眉心的狐柏:???
      
      原来,看看我的功法,小哥哥就能暴露?
      
      那岂不是……
      
      卧槽小哥哥我对不起你啊……名门正派的你居然睡了我这么个妖女,一旦传出去那你岂不是要身败名……
      
      “仙……仙长……”狐柏终于慌了,“有话好好说,什么惩罚小妖都认了,那个……那个……”
      
      见着狐柏这反应,云中子便自然而然以为这妖孽做贼心虚,随即便是一声冷笑,那根手指不可拒绝地点在了狐柏眉心,一道法力直接点入狐柏经脉,道:“若不想经脉崩裂,便别乱动?!?br>  
      狐柏:QAQ
      
      不敢动不敢动,经脉这玩意儿最脆弱不过,大佬您千万轻点戳……
      
      不过还是得说啊,玉虚宫的人呐,还是挺讲道理。
      
      至少云中子进入狐柏体内的法力还是相当温和并且克制,一寸一寸试探着狐柏身上哪根经络通了哪根经络没通,流转方式是如何,再给了轻微的刺激看狐柏的法力做如何的反应,全程都没有让狐柏觉得有半分不适,也没有顺手毁了她的根基让她从此不得修炼的意思……
      
      可云中子查得越细,狐柏心内还是止不住地发凉,脑子里已经不自觉地闪过了年轻不懂事的时候看的电视剧里花无缺给邀月怜星两位宫主坦白自己喜欢上了铁心兰之后的痴心虐恋沙雕剧情。
      
      心里忍不住再骂一句mmp!
      
      云中子呢,越是试探,心下就越是疑惑。
      
      这……玉虚功法,肯定的。
      
      可实在不太像是偷的。
      
      偷来的功法,不知道某些特殊词汇在本门之中的特殊意义,不知道修炼这玩意儿的时候是发热是正常现象还是发凉是正常现象,不知道身体在什么时候应该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不知道经脉在什么时机通才合适……
      
      修炼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事情,没个长辈教导,误打误撞得个极品功法强行修炼,结果么,轻则原地踏步五百年,重则经脉崩裂当场去世。
      
      只有那正经拜师,在修炼时才会随时得到师长的悉心教导,出现了任何岔子都能及时纠正,有任何天马行空的问题也及时解答,这才能安安生生不留后患地修炼下来。
      
      可这小狐狸身上法力流转得……便是出乎意料的圆融完满,不似偷学。
      
      既如此,这小妖精,与阐教的渊源可就深了。
      
      只是那渊源……
      
      “你拜了何人为师?”这句话在云中子喉咙中滚了几滚,始终还是没问出来。
      
      九尾狐这样子实在是不像正经有师父。
      
      讲道理,拜了师——哪怕不是正经拜师,只是个被随手点化出来,伺候洒扫,端茶倒水,不叫老师而叫老爷的童子,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呀,你说出来了不就完了么,怎么到现在还是这一脸的害怕恐惧?
      
      不愿意开口的,多半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那现在问题来了,什么事情比较见不得人呢?
      
      该是云中子本身就没有特别纯洁,他的第一反应是,奸情。
      
      那种一旦“阐教弟子居然睡了个妖孽还没给人家名分”的事情暴露,便必然会引起阐教上下动荡的奸情。
      
      云中子心跳都加快了,霍然睁开眼睛:“你!”
      
      狐柏:“……我?”
      
      我咋滴了?
      
      然而云中子一个“你”出口,却突然住口。
      
      不,还是不能问。
      
      她会不会说是一回事,哪怕她说了,这事儿你敢知道么?
      
      你知道了之后,是当场杀了你同门的道侣,还是带她去见那位师兄,再不然是把她绑去给老师处置呢?
      
      当场杀了她,今后如何与同门见面?
      
      绑她去见那位师兄……他们如今没有在一起,那必然是有他们不在一起的原因,你强行带她去了,回头岂不尴尬?
      
      绑她去见老师,她不过一妖女,杀了也就杀了,确实不值得什么,可那位恋情曝光的同门……会被老师废了修为,还是会干脆点当场打死?
      
      ——这相处千年万年的师兄弟了,平时再有龃龉,也总不会希望他被老师亲自废了吧。
      
      可要是你不带她去给老师处置,等到今后这恋情还是因为某个原因败露了,完了老师发现你其实早就知道真相,但是知情不报,难道又能有你的好果子吃?
      
      所以啊,甭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不如不知。
      
      云中子自己脑补起来就没个完,狐柏却是等半晌都没等到自己的判决,忍不住轻咳一声:“仙长?怎么了?”
      
      是死是活你到底给我个痛快啊兄台!
      
      云中子:“……”
      
      没,没怎么。
      
      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刺激,大罗金仙常年淡然的心也有了些许起伏,特别想知道到底是哪位同门那么不讲究……
      
      说这个的话,玉虚门下十二金仙每个人的功法确实是各有不同——到底是精英教育,比之于截教弟子们入门之后会得一个通用功法然后自己修炼的放养模式来说,元始天尊对自己的徒弟们还是上心得很,会照着他们的体质和跟脚调整甚至是新创一波功法,量身定制的操作也让他们看着隔壁截教都会充满了一种“私人订制”的优越感……
      
      而这小狐狸体内的功法……是玉虚宫的味道没错,可却不属于已知的任何一位玉虚二代弟子,连那个得了老师格外宠爱的宝贝凤凰蛋杨戬的□□玄功都不像!
      
      #不过话说回来想想如果是一表人才的杨戬师侄和着容颜如花的九尾狐那确实是挺登对的哟嘻嘻……#
      
      #打住打??!#
      
      好吧,正经说起来,这小狐狸身上的功法,特么简直就是博采众长,啥效果都有,并且与此同时还特地修改过,把那只能被跟脚清绝之辈修炼的功法秒秒钟改得无比适合她的妖族体质!
      
      试问,谁有那个条件,又有那个手笔?
      
      玄门之下,无非人教阐教截教,而知道阐教功法的,也无非是阐教的自己人,再加上峨眉山赵公明与三仙岛三霄娘娘这么四个外人。
      
      ——截教的那四位要么是白云有灵要么是清风化形的兄妹,是比多宝道人金灵圣母还要早一批就拜入截教门下的弟子,那完美的跟脚无比符合元始大佬的审美观。
      
      同时还因为拜师年代比较早,那会儿通天圣人还不是那个拿了特级教师资格证桃李满天下德高望重德艺双馨的优秀教师,成天就知道满世界乱跑然后和帝俊太一喝酒聊天,徒弟虽收了却只是丢在昆仑山放养,既忘了给个功法也忘了赏个法宝,小可怜一样爹不疼娘不爱。
      
      也就是元始天尊有责任心,还惜才,自己教南极仙翁广成子修炼的时候见着了赵公明三霄他们委屈巴巴的偷看,也是一时心软,便想着养一个也是养带八个也是带,便让他们一块修炼,顺便看着他们跟脚也还合适,倒也教了他们阐教一门的修炼办法,论起来,兄妹几个和元始天尊也差不多有半师之谊。
      
      至于后来那兄妹四个是如何修为一日千里,如何甩开广成子赤精子八条街,说斩三尸就斩三尸,说闭六气就闭六气,成功成为玉虚门人几百万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一旦元始天尊教一个法术半天学不会就会出现金句“人家公明当年”,“人家云霄当年”……实在一把辛酸泪,不必一一言说。
      
      反正真要寻个博采众长,阐截都通,并且修为深厚的人,总得提一提那兄妹几个。
      
      不过和阐教关系再亲密,到底他们也还是截教之人,若是他们看上了小狐狸,有现成的已经证明了对妖族十分友好的截教功法,他们也没道理倒过头巴巴改了阐教的给人家。
      
      这么一来,把范围限缩在阐教,那上上下下,其实也就两人有这本事。
      
      一,元始天尊;
      
      二,燃灯道人。
      
      元始天尊这个不可能,谁都知道元始天尊板正端严,眼高于顶,又极厌妖族,绝没可能与一只狐狸精有首尾,最主要的是,云中子但凡随便脑补一下那禁欲端庄脸的元始天尊和面前这只狐狸精翻云覆雨……就觉得元始天尊大约是要一巴掌拍死自己这个亵渎师尊的逆徒。
      
      那,就只能是……
      
      燃!灯!
      
      云中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脑子!
      
      卧槽卧槽燃灯老师口味这么重的吗!这小狐狸骨龄才千年,按燃灯道人的岁数算这得是八十老翁欺凌无辜幼女!
      
      #重口男仙,在线犯罪#
      
      “咳……咳咳……”云中子看着依旧是面如金纸的狐柏,脑子里到底在飚什么黄段子反正是没人知道了,只装模作样咳了好一会儿这假模假式地道,“你……你修炼不易,又难得走的是正道……罢了罢了,功法这事,贫道便不再追究?!?br>  
      狐柏:???
      
      你在开玩笑?
      
      那你给纣王进剑的时候没觉得我修炼不易?没觉得我走的是堂皇正道?没觉得……
      
      可这怀疑归怀疑,到底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会子刀俎不想去砍那鱼肉,鱼肉唯有默念阿弥陀佛的份,刀俎到底脑子里是不是有坑……关鱼肉屁事。
      
      “多谢仙长慈悲?!焙芈砸挥淘?,到底是乖巧站起身来,对着云中子微一蹲身。
      
      可在身子还未蹲下,云中子哪能受(他脑补出来的)师嫂之礼,麻溜儿一抬手以剑止住了狐柏下拜之势,偏偏架住了之后,看着狐柏这身衣裳,又意识到了哪里不太对。
      
      是了,她现在,是帝辛的,妃嫔。
      
      妃!嫔!
      
      我擦嘞那你岂不是把我的某位,倒霉催的师兄给绿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卧槽卧槽燃灯老师口味这么重的吗!这小狐狸骨龄才千年,按燃灯道人的岁数算这得是八十老翁欺凌无辜幼女!

    元始::)
    燃灯::)

    都给你们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了……
    一念封神榜,一念下地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