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推荐智能: 迪奥先生

作者:绿野千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总裁的百万新娘(1)

      总裁的百万新娘(1)
      
      “大夫,刚才连环车祸送来的伤员,有没有一个叫张大吊……呸,张臣扉的?”
      
      焦栖满头大汗地跑进中心医院,抓在手里的西装外套已经被揉皱了还浑然不觉。
      
      “在急诊室,你是家属吗?先把押金交一下?!敝蛋嘁缴艘幌录锹急?。
      
      “焦总!”秘书余圆颠着胖胖的身体,一步三颤地追过来,扒着接诊台呼哧呼哧大口喘气。原本跟着自家总裁出门应酬,刚跟客户握了个手,就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焦栖的合法丈夫张臣扉出了车祸。
      
      跟了焦栖三年,余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慌乱的样子,脸色煞白不管不顾抓起外套就走。他只得跟客户道歉,然后用180斤的身体跑出180迈的速度追上老板,一路漂移把车开到了医院。
      
      焦栖把一张卡扔给秘书,自己转身往急诊室走去。
      
      余圆小胖子喘匀了气,冲值班医生和善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小梨涡:“在哪里缴费呀?”
      
      急诊室里十几张床位,满目的蓝色床单看得人眼晕,焦栖深吸一口气,在纷乱的人群里寻找自家老攻。
      
      科技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如今同性婚姻合法,他跟张臣扉已经结婚七年。这七年一直过得甜甜蜜蜜没有大风大浪,从没想过“车祸”这种事会发生在天天叮嘱他“遵守交规”的家伙身上。
      
      高架桥上的连环车祸,伤员二十几名,都集中在这间急诊室里。
      
      “啊——疼死我了!”
      
      “快,这个要马上手术!”
      
      “大夫,你快救救他,呜呜呜……”
      
      别的病人要么有医生围着,要么有家属围着,只有自家老攻孤零零地坐着。高大的身体塞在不到一米宽的小床|上,低垂着脑袋,头上缠了一圈纱布,显得有些可怜。
      
      好歹没有缺胳膊少腿,焦栖攥了攥自己冰凉的手指,稍稍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把手里的西装披到衬衫崩了两个扣子的张臣扉身上,转身要去叫医生,突然被抓|住了手腕。
      
      张臣扉抬起头,脸上有几道擦伤,额头的纱布上渗出大|片鲜红,却丝毫不损这张脸的帅气。深邃的黑色眸子里映出焦栖那张清俊冷淡的脸,嗤笑一声:“怎么,看到我出事你很开心?”
      
      “艹!张大吊,你他妈什么意思!”焦栖甩开那只抓着他的手,气得发抖。听到他出事,自己吓得魂都没了,这人怎么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来?
      
      张臣扉勾起唇角,笑得极不正常,好似某些犯罪片里的变|态杀人狂,当然在一些影视作品里也称之为“邪魅一笑”。
      
      一把将焦栖按到怀里抱住,单手捏住他的下巴,用那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慢条斯理道:“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爸爸欠的钱我会替他还上的。记住我的名字,迪奥·张?!?br>  
      哈?
      
      “张大吊,你是不是磕坏脑子了?”焦栖眨眨眼,“我爸有钱着呢好吗?前天刚在市中心买了两百亩地,什么时候欠人钱了?”
      
      捧着那颗缠满纱布的大脑袋,焦栖痛心疾首。自家老攻这绝对是撞坏了,得赶紧叫医生来做个脑CT,挣扎着要下去,却被张臣扉抓得死紧。
      
      “放手?!?br>  
      “你逃不出我的手心!”
      
      “……”
      
      “呃……张先生?”两名交警大叔站在床边,看着缠缠|绵绵的夫夫两个,不知道该不该出声说话。
      
      连环追尾,因为张臣扉的车性能最好,受伤最轻,所以优先来调查他。
      
      焦栖转头看到齐齐抬头看灯的交警,宛如被电击的鱼一般弹跳下地,干咳一声整了整领带:“不好意思,有什么事吗?”
      
      “啊,我们在调查急诊室有没有违规开远光灯……”坚持看灯的交警被同伴揍了一肘子。
      
      “我们在张先生的车里找到了行车记录仪,但需要智脑授权才能查看?!?br>  
      科技迅猛发展,如今人们已经不用手机,改用智脑了。智脑分外设与内设两部分,内设是植入脑内的芯片连接神经元,外设则是一块类似手表的东西。
      
      张臣扉听到这话,潇洒地拆下手腕上的黑金色表带。他的智脑外设,已经在刚才那场车祸中报销了,如今显示屏漆黑一片,电都充不上。
      
      “这……”两名交警有些着急。
      
      “没事,我有共享权限?!苯蛊苈冻鲎约旱囊馍?,恰好这时医生过来给张臣扉做检查,立时拉着医生交代。
      
      “您快给他看看,他说话有点不对劲?!?br>  
      检查比较漫长,鉴于交警工作忙时间紧,焦栖便带着两人到走廊去,点开智脑连接行车记录仪。虚拟屏幕上显示出了车祸前十分钟的画面,当时高架上堵车,行动十分缓慢。
      
      “又有应酬!”录像背景里出现了张臣扉的声音,似乎颇为不满。
      
      焦栖想起那会儿自己给他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晚上有应酬估计十点回家。心中不免咯噔一声,这人该不会是为了回消息才出事的吧?
      
      “别人家的小娇妻,这时候已经在家做好饭等着丈夫回家了,你倒好,比我应酬还多?!币徽筻洁洁爨斓谋г怪?,让智脑回了个十分冷酷的“知道了”,便关了聊天。
      
      “路易十三,找本小说来听听?!?br>  
      过于跳跃的独白,与社会名流张总平日的形象严重不符。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交警同事尽职尽责地问了一句:“路易十三是谁?”
      
      “他的智脑……”
      
      智脑路易十三立时搜了小说来,用冰冷的机械音读出了小说简介。
      
      【为了替父亲还债,她被迫嫁给了那个霸道的男人,新婚之夜,他强行占有了她?!扒笄竽?,停下来?!薄昂?,这还远远不够!”】机械音读出来有些怪异,但听起来就苏爽无比,张臣扉让路易十三把小说下载下来,决定今天就听这个了。
      
      刚读了两句话,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刹车声,而后“砰”地一声巨响,画面开始剧烈抖动。车身似乎被什么力量推着,狠狠撞向了前面的车屁|股。
      
      交警拷走了这部分视频,安慰焦栖这事张臣扉没什么责任,便转战到别处继续调查了。
      
      回到急诊室,医生已经检查完了。
      
      “经过测试,您的先生各项机能都没有问题,只是对自己和世界的认知出现了偏差,目前我们也不知道要怎么治疗,要不您带回家去观察一下先?”医生一脸爱莫能助地说。
      
      “这叫没有问题?”焦栖指着不时露出邪魅一笑的老攻,不可思议地问医生,这明显问题大发了哇!
      
      胖秘书余圆站在一边,小声说:“那个……是不是面部神经损伤了?”
      
      “……”
      
      无知的胖子,不懂总裁的套路。
      
      医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坚称张臣扉不用住院,焦栖只好带着他先回家。
      
      不放心地牵着张臣扉的手,走在医院充满消毒水味道的走廊里,惹得许多小姑娘偷瞄。
      
      “那两个人好帅??!”
      
      “高个那个有点像张臣扉,就是石扉科技那个……”
      
      “不会吧?!?br>  
      焦栖不知道众人在议论什么,只感觉到了无数道视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颇有一股“丈夫意外变傻,妻子不离不弃”的悲壮。
      
      张臣扉却毫不慌张,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被媳妇拖着,饶有兴致地偏头看他:“男人,你又在耍什么花招?”
      
      刚走到自家车旁边,焦栖突然被自家老攻按在了副驾驶位,紧紧扣上安全带,顺手壁咚在车座上,“呵,想趁机逃跑吗?”
      
      崩掉扣子的衬衫,挡不住那满溢而出的雄性荷尔蒙,莫名惹人脸红。
      
      “跑你妹??!我开车!”焦栖抬手解安全带,却被对方紧紧攥|住手腕压过头顶,不由分说地吻了上来。这个吻不同以往,带着十二分的热情与霸道,弄得焦栖有些意乱情迷,一时间忘了反抗。
      
      “男人,别激怒我,你承受不住我的怒火?!闭懦检樾靶ψ?,用拇指抹去自家媳妇唇|瓣上的水渍,潇洒地关上车门,踏着夜风的韵律,风骚无比地坐进驾驶室。
      
      “你……这是要去哪儿?”焦栖不信任地看他。
      
      张臣扉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踩下油门,瞬间漂移出去。没有回他俩工作日住的那间公寓,直接开去了郊外的豪华别墅。
      
      好在车技和常识还在,焦栖盯了一会儿就不管他了,把病历和今天发生的事传给了私人医生,又给今天被放鸽子的客户打了个电话致歉,而后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别墅离市中心有些远,往常这时候焦栖都会放松地睡一觉,今天却是不敢睡,摸了根烟出来叼进嘴里。
      
      夜晚的别墅区静悄悄的,远远便能听到那马力十足的车声,管家和佣人立时出来开门:“先生,您回来了?!?br>  
      张臣扉下车,把副驾上的小娇妻拽下来,强硬地搂到怀里:“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妻子,你们要叫他夫人?!?br>  
      “哈?”管家抖了抖嘴上的老绅士胡,一头雾水,这不都叫了七年了吗?
      
      ======
      注:攻的名原本叫张大diao(三声),因变成口口,改为“吊”,大家理解是什么意思就行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故事源于那个短篇,但后续发展远不止如此 =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