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开奖跨度走势图: 我做暴君童养媳的日子(重生)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用膝盖想都知道,一定是沈剑青又被沈玦给气着了,即便是刚重生这么点时间,文锦心也深谙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有多差。
      
      这会轮到沈韶媛抓着文锦心的手开始用力了,文锦心侧头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把她往旁边拉了一下,然后手指放在唇边轻轻的嘘了一下。
      
      文锦心虽然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但还是很配合的不再说话,跟着她快步往院子外走,走了没多远就蹲在了路边的小径旁安静的等。
      
      她的心里有了个隐约的答案,好像知道沈韶媛想做什么,又不太确定,就什么都没问陪着她等。
      
      果然过了没一会,就看到一身红衣的少年走出来,脸上还带着薄怒,浑身都是戾气,一副拒人千里的寒意让人不敢靠近。
      
      这时的沈玦,更接近平日传闻中他的样子,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一股能将天捅破的戾气。
      
      还不等文锦心反应过来,身边的沈韶媛就站了起来,脆生生的喊了声:“哥哥!”
      
      然后文锦心就看着,原本怒气腾腾好像要去和人干架的沈玦,突然脸色一僵,扯了个不好看的笑。
      
      “媛儿,你怎么在这里?!?br>  “哥哥你不要和爹爹生气好不好?”
      
      沈玦原本平和下来的神情,在听到沈剑青的时候瞬间又拧巴了起来,但在沈韶媛的面前,他还是努力的维持一个兄长的形象。
      
      “大人的事情你不要掺和,伺候你的丫头呢?谁这么不懂规矩,带你来这种地方,你现在就回去睡觉,睡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br>  
      不懂规矩的文锦心,原本想要站起来,听了这话,又默默的蹲了回去。
      
      即便沈玦很讨厌沈剑青,但他并不想在沈韶媛的面前说沈剑青的坏话。
      
      他可以目无尊长,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却不想让自己的妹妹被任何人诟病。
      所以就算他厌恶李氏,可在沈韶媛的面前也尽量不提这个人。
      
      他只希望在自己能?;さ姆段?,让自己的妹妹一直天真快乐。
      
      很多事情沈韶媛虽然不懂,但她喜欢爹也喜欢哥哥,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还能糊弄一下。
      
      随着他们父子的矛盾激烈化,她还是或多或少的能明白一些。
      
      她早就想和沈玦谈谈这件事,只可惜一直没机会,方才又听见他们吵架,才会一时冲动的带着文锦心跑过来堵人。
      
      “哥哥,我不喜欢你和爹爹吵架?!?br>  
      沈玦浑身一僵,回想起方才她们两离席后的事情。
      
      席上无人说话,沈剑青就和叶舒君聊了一下关于她父亲的事,不知怎么的就说起了沈岳晖要回来了。
      
      沈玦全程吃饭连头都没抬一下,但他和这个大哥关系还不错,特意记了一下他回来的日子,盘算着等他回来给他接风。
      
      “岳晖这次办差事办的很好,曹知府夸了好几回,等他回来还准备给他提一提,他倒也争气?!?br>  
      沈岳晖是沈剑青拜把子兄弟的儿子,当年东面动乱,沈剑青接旨平乱,就是和他父亲一起。
      
      最后一仗打得尤为辛苦,好不容易取胜的时候,敌方余孽趁他不备偷袭,就是他的父亲替沈剑青挡了一剑,为此丢了性命。
      
      当时的沈岳晖才刚出声没几个月,知道这个消息后,他的母亲就一病不起跟着去了。
      
      沈剑青对兄弟愧疚,又出于责任,和当时的原配妻子商议后,就收养了沈岳晖认其为义子。
      
      沈岳晖比沈玦要大三岁,在沈家众人都是喊沈岳晖大公子,而喊沈玦为世子爷。
      
      就算沈岳晖不是沈剑青的亲生儿子,却很是看重他,也有一点私心是想给沈玦培养一个左膀右臂以后替他分忧,所以对沈岳晖一直很培养。
      
      沈玦虽然和沈剑青有矛盾,可对这个收养的大哥没有意见,甚至小的时候与沈剑青闹矛盾了也是沈岳晖来劝才会听。
      
      反倒是沈岳晖自己觉得身份有别,不敢真的把沈玦当弟弟,等长大了些两兄弟间的差距就越大,自然的就没那么亲近了。
      
      沈岳晖很优秀从小就是别人眼中的好孩子,读书刻苦练武也用功,故而每次提起他们两都要比较一番。
      所有人都觉得沈岳晖更像沈剑青的亲儿子,更能担起镇南王府世子的身份。
      
      沈玦倒也不在意,他从未稀罕过这个身份,甚至听了这话还真和沈岳晖开玩笑问他想不想当世子,咱们换一换。
      却把沈岳晖给吓得不轻。
      
      沈玦心中所想的则是,若能不生在沈家,或许他的娘亲也不会出事……
      
      正好这时叶家的丫鬟来找叶舒君,她就先离席了。
      
      等她一走,沈剑青就继续了之前的话题,“你大哥回来后你也别总是无所事事的胡闹,跟着你大哥好好学学,别让我这一整天的为你做的事善后?!?br>  
      沈剑青方才喝了点酒,最后还感慨了一句,“还是阿岳更像我,你这小子也不知道从谁那学来的一身毛病?!?br>  
      沈玦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他会坐在这里吃饭,是看在祖母的面子上,可沈剑青却总有本事把他的心情搞得一团糟。
      
      他撂了筷子直接起身,连看都没看沈剑青一眼,“祖母,我还约了人,明日再陪您吃饭?!?br>  
      说完直接往外走,期间更是没和其他人说一句话,沈剑青的咆哮便是被他这傲慢的态度给逼出来的。
      
      “你这脾气是谁惯出来的?我是你爹我教训你两句有何不可?”
      “你今日若是踏出这个门,我便当没你这个儿子!”
      
      沈玦嘴角一扬,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如果真的可以,他倒是求之不得。
      
      看沈玦的脚步微顿,沈剑青还以为他有心悔改,正打算再好好教育两句,沈玦就脚步不停的大步朝外而去。
      
      这才有了沈韶媛守株待兄的场面。
      
      沈玦回忆方才的事情,沈韶媛则是眨巴着眼睛还在等他的答案,但最终沈玦也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有些事情让他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回去睡吧,过几日我再带你去跑马?!?br>  
      沈韶媛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憋了,有些失落的低下了脑袋,“好,媛儿都听哥哥的?!?br>  
      沈玦见沈韶媛身边没人,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回去,“走吧,我先送你回去?!?br>  
      沈韶媛乖乖的点头,刚要走才想起来,她把表姐给忘了。
      “锦表姐?!蓖嶙拍源フ椅慕跣?。
      
      文锦心听他们兄妹说话,正在兴头上,一听沈韶媛的话就知道不好,想要偷偷溜走,没想到就被抓了个现行。
      
      她人小小个,灯笼的光亮又昏暗,不仔细还真没瞧见这里还蹲了个人。
      
      沈玦看着眼前尴尬站起来的小姑娘,眉心一皱,他就说沈韶媛怎么会自己一个人跑来拦他,原来是还有同伙呢。
      
      盯着文锦心的眼神也带了些探究,她的目标到底是谁,不管如何都他都不会让她伤害到沈韶媛。
      
      直看得文锦心手脚都无处安放时,才移开了视线,调笑的嗤笑一声。
      “没想到,表妹的爱好还真是特别啊?!?br>  
      文锦心脸腾的就红了,和她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她故意要在这偷听的……
      
      但显然沈玦并没有心情听她的解释,直接把这两人一起往院子里送。
      
      路上沈玦兄妹两走在前面,文锦心就微低着脑袋,乖巧的跟在后面,内心不停地在反省。
      
      她一直觉得前世自己就有够蠢了,眼瞎信错了人还落了个惨死的下场,想着这一世再怎么的也不会重蹈覆辙。
      
      没成想,这几天做过的蠢事,比前世还要多……
      她可太难了。
      
      沈韶媛没成年之前一直都和李氏住在一起,沈玦把她送到外面,就让她自己进去了。
      
      李氏的地方,他是绝对不会碰触一下的。
      
      而文锦心还沉浸在自己的懊恼之中,低着脑袋跟犯错误似的走着,根本没发现已经到了,还在一股脑的往前走,一脑门直直的撞在了沈玦硬朗的背脊上。
      
      捂着发疼的脑门,惊恐的意识到自己又干了一件蠢事,迅速的跳到了一边。
      
      “抱,抱歉,我我,我不是故意的?!?br>  
      沈玦半眯着眼,就着月色和灯笼打量着眼前的人,一半光一半暗,小姑娘的身上好像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显得静谧又神秘。
      
      一时竟有些琢磨不透,她到底是在装傻充愣呢,还是打的别主意,但不管如何她都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想了会想不出,就丢下一句,“还愣着做什么,走吧?!?br>  
      文锦心诧异的啊了一声,下意识的就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走?走去哪里?”
      
      “送你回去,不然,你还以为我要带你去哪里?”
      沈玦回头冲着她上下的打量了一眼,最后落在了她的脸上,嘴角带着古怪的调笑,难不成还真以为他要对她做些什么不成。
      
      亏得他祖母想的出这种主意来,就这小身板没有二两肉的样子,抱在怀里怕是都硌的疼。
      能有什么趣味?
      
      文锦心这才反应过来是她误会了沈玦的意思,原来他是好心要送自己回去,脸上腾地一红,低着脑袋声音比蚊虫还要细的说了声,“多谢表哥?!?br>  
      她还以为,以为沈玦很不喜欢她,最多就把她丢在沈韶媛的院子就走,她是真的没想到沈玦会说送她回去。
      
      她记得前世沈玦也不是很喜欢她,每回见了她不是漠视就是冷言冷语,所以知道他喜欢自己的时候,真的是震惊。
      
      甚至她都开始怀疑,重生前看到的那些画面,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了。
      这么凶巴巴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文锦心脚下不停,抬了眼去看前面高大的身影,像是在反复的确认这件事,沈玦真的在送她回去。
      
      “表妹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刚这么想着,前面的人就放慢了脚步,突然转身,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并且提着步子朝她走来。
      
      文锦心看着眼前不停朝自己逼近的少年,像是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张了好几次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有一个人他愿意倾尽所有夺下皇位,为你血刃凶手,更可以不顾天下人的反对立你的尸首为后。
      
      这样的一个人,让她如何能不放在心上。
      可这种心情又让她如何言说?
      
      “表哥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br>  
      文锦心一点点的往后退,她不习惯沈玦这么咄咄逼人的气势,更是无法直视他的那双眼。
      
      沈玦居高临下的看着缩成一团全身在抖的小姑娘,只觉得有趣的很,就像是被逼到绝处的兔子,无处可逃。
      
      就连那楚楚可怜开始发红的眼睛也都一模一样。
      
      “不明白?好,那我就给你机会好好明白?!?br>  
      就在退无可退的时候,沈玦突然停下了脚步,饶有意味的道。
      
      什么明白不明白的,文锦心已经被他这一串话给绕糊涂了,然后就听见他继续道。
      
      “明日准备一下,接你去看龙舟?!?br>  
      文锦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表哥和他爸关系不好是有原因的,不是无缘无故的耍脾气,前面埋过伏笔,他的性格等等下一章都会有说明……
    至于对表妹嘛,他这个人戒备心也很强,总之现在种下的过都是将来追妻路上的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