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快3跨度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暗河

作者:墨绿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司南脑子炸的像放爆竹。
      身边没有人。
      天已经大亮了。
      他拧着眉翻身下床,打开窗户。
      楼下陈森听到动静,抬头朝他挥了挥手。
      饭桌抬到了院子里。
      许妈端着盘馒头从屋里走出来,见状回头往上看了一眼,招呼:“醒了???快收拾收拾下来吃早饭?!?br>  “来了!”关雁从隔壁窗户探出半拉身子。
      许妈吓得直挥手:“当心点!再摔下来!”
      
      饭桌上,许爸问:“今天你们想去哪儿玩?”
      三个人看着许旭。
      “我打算带他们去大庙逛一圈?!毙硇衲四ㄗ?,“妈,你给我们装点吃的吧,中午我们就不回来了?!?br>  “行,我去装?!?br>  “还真是秋游??!”关雁拍了一下许旭。
      “那你们坐班车上去还是怎么?”许爸又问。
      关雁脖子一伸:“叔!我能骑骑你那辆电三轮吗?”
      “行??!”
      “谢谢叔!”
      “但那车搭你们四个人估计走不到大庙去,路上坡多费电?!毙戆窒肓讼?,“我去给你们再借一辆电瓶车?!?br>  
      吃完饭,装好东西,车也借回来了。
      司南载着许旭,关雁载着陈森,出发了。
      大晴天,风吹着格外舒坦。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许旭紧跟着关雁吼了一声。
      司南耳朵震得发响,笑了笑。
      旁边,陈森死拉着车把喊:“胖子,你敢不敢把车开稳一点,走什么S线呢你!”
      “我这叫漂移,飙车懂不懂?”
      “飙你妈!”
      许旭听得哈哈大笑,司南也笑,一拧车把,冲到了最前面。
      
      大庙门票40一个人,学生票半价。
      许旭带着他们把车停好,锁上,然后神神秘秘的走到一边去打了个电话。
      “我们不去买票吗?”关雁问。
      许旭:“等一下?!?br>  没多久,一个中年男子从庙门口出来,许旭瞧见,挥了挥手:“二叔!,这儿!”
      男人走过来,一边把票发到每个人手上,一边笑了笑,问:“带同学回来玩?”
      许旭:“嗯!”
      “要烧香吗?”男人又问。
      许旭转头看大家。
      “烧吧?!背律?。
      关雁连连点头:“烧烧烧,必须烧,我要许个愿让我爸多多出差?!?br>  “傻逼!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背律?。
      关雁忙的捂住嘴。
      二叔:“行,那小旭你带你同学去香堂取香,账记我名字?!?br>  “我爸给我钱了?!毙硇癫缓靡馑?。
      二叔笑:“你难得带同学来玩,二叔请客,你们好好玩?!?br>  “好吧?!?br>  
      四个人去香堂取了香,大雄宝殿正对着的云龙阶石上洒满了钱,花花绿绿的。
      关雁从裤兜里掏出几块硬币,抛了上去。
      偌大庙子好像就他们几个人。
      许旭化身导游,一路给大家讲解。
      陈森听得昏昏欲睡,呵欠连天。
      从大雄宝殿往后走,是一条长长的下行台阶。
      司南斜眼看他:“你昨晚没睡?”
      “睡了,没睡够?!?br>  “那你那么早爬起来?”
      “睡不着了?!?br>  “……”
      到底想睡还是不想睡???
      司南手揣着兜,感觉怪怪的。
      他记得昨晚跟陈森一起抽烟,一起去河边,但是却完全记不起来别的,比如说了些什么。
      “我昨晚……”司南犹豫。
      陈森偏过脸。
      “没闹什么笑话吧?”
      兜里的手神经质的动了动。
      陈森走下台阶:“没有?!?br>  
      许旭:“这是南海观音殿,旁边这口井叫剑泉?!?br>  关雁:“那这棵树有没有说道?”
      挨着剑泉有一棵合四人才能抱住的柏树,树身上缠了一圈红丝带,往上一节树干从房檐边角穿过去,非常高大。
      “有。这棵树是姻缘树?!?br>  关雁一听,立刻正正经经的对着树拜了拜。
      几个人又进大殿烧了香,磕了头。
      从观音殿出来,许旭又神叨叨的带着他们从殿门旁边的一个小台阶走了下去。
      关雁:“去哪儿???”
      “带你们看个神奇的?!毙硇袼?。
      
      台阶之下也是一个小殿,不过要朴素许多,殿内倒是挂了许多的锦旗。
      关雁乐了:“你们这儿流行给菩萨送锦旗???”
      “这叫还愿?!毙硇裱纤嗟木勒?。
      “很灵吗?”陈森问。
      许旭点点头。
      “一般外地人过来玩不太到这里来,不过我们本地人是很信这里的。你们看——”
      许旭引着众人来到香案前,蹲下。
      “这个坑里的水是山上流下来的,不过我爷爷说,流满了之后山泉就断了。但是从那以后,不管怎么舀这坑里的水,都不见少,也不见多,神奇不?”
      几个人被他说的纷纷蹲下来去看。
      亮汪汪的一坑水,很清澈。
      “这水能喝吗?”关雁问。
      “当然?!毙硇衿鹕泶优员咦郎夏霉ㄋ某ぐ押?,舀了半壶水出来,倒在桌上的碗里。
      “尝尝?”
      几个人轮流喝了一口。
      水很凉,入口回甘。
      关雁又喝了一碗。
      “来这儿许愿的人很多,好多都回来还愿了?!?br>  关雁:“你许过吗?”
      许旭:“嗯?!?br>  关雁:“那咱们也许个愿?!?br>  关雁手持着香跪在蒲团上,嘴里念念有词。
      陈森跪着,抬头看了一眼。
      神像面目威严,嘴角却噙着宽恕世人的笑容。
      骗谁呢……
      闭眼三拜,上香起身。
      
      大庙确实很大,往深处走还有一大片晋柏林,号称天然氧吧。
      四个人在林子里找了块空地坐下来,吃了会东西。
      陈森靠着树干睡着了。
      关雁说让他休息一会,和许旭去别的地方转了。
      司南从兜里摸出手机,结果发现没电自动关机了。
      东看西看,最后视线又落在旁边睡着的某人身上。
      陈森睡觉的样子很乖,一条腿半撑着,手搭在膝盖上,头微微垂着,有点像王大爷家的那条狗。
      那条狗是快死的时候被王大爷出去遛弯捡了回来,还是条老狗。
      周围邻居都劝他养条小的,说是老的看不了家。王大爷却固执己见,照料那条老狗比照料他自己还上心。
      那条狗大概也知道自己享不了多久的福了,所以抓紧时间享受每一刻。
      司南每天看见它的时候,它都蜷在院子里晒太阳,身上的毛松软温暖,他路过的时候喜欢摸两把,老狗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一般掀开眼皮懒懒看他一眼就又倒下去。
      陈森微张着嘴,没有鼾声。
      司南看着看着,鬼使神差的没忍住在陈森头发上摸了两把。
      很软,很好摸。
      司南张开五指端详了一会儿,又去看陈森搭在膝盖上的手。
      那只手手腕微垂,指缝微微张开,手指骨节清晰瘦长,背上静脉突兀生长,嶙峋山石似的。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司南收回手,起身。
      
      一直逛到下午两点多,四个人才下山。
      到家后一个人也没看见,许旭说:“估计在后院栽树呢!”
      关雁拔了钥匙,几个人往后院走。
      经过凉棚搭的回廊时,关雁“哟”了一声停下来:“老许,你家还有台球呢?”
      司南和陈森顺着他视线看了一眼——回廊的尽头放了张台球桌,空间不大,旁边墙上挂着杆架。
      “我爸从别人那儿收回来的,要玩吗?”许旭问。
      关雁搓搓手:“玩!”
      球是码好的,关雁挑了根球杆,看他们:“你们谁陪我打一局?”
      许旭摆摆手:“我不会?!?br>  “老陈?”
      “我不打,胳膊疼?!背律?。
      司南看他:“你是豆腐做的吗?”
      “我是水晶做的?!?br>  “……”
      “那司南你来?!惫匮闳恿烁蚋烁?。
      司南摸了摸球杆,好像一下又站在了临县的地下台球厅。
      “你先,我先开球算欺负你?!惫匮阈Φ牟?。
      陈森在他旁边小声提醒:“你先开球?!?br>  关雁置之不理。
      司南擦了擦皮头:“我打球很贵的,总得有点彩头吧?”
      关雁球杆一指:“嚣张!”
      “输了的人宿舍卫生一学期,一局定胜负?”司南看他。
      关雁锉了锉牙:“来!”
      
      打的是八球。
      司南开球进了一颗大花。
      陈森在许旭旁边耳语:“看着,关雁内裤都要输进去?!?br>  
      “……”
      
      关雁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流年不利。
      球快打完了,他连杆都没伸出去。
      
      “骚年,你这是要一杆清台???”关雁咬着腮帮子。
      司南笑笑,拿着杆比划了一下。
      还剩下颗黑八,进了,这局就算胜了。
      “看好了?!彼灸纤?。
      一杆打出去,吃一库翻中袋。
      球进了。
      
      关雁苦着张脸:“五局三胜行不?”
      司南摇摇食指:“一言既出驷马难追?!?br>  
      关雁:“再来!加教室值日一礼拜!”
      司南:“你要跟扫把相依为命了?!?br>  
      “……”
      
      陈森看他们打球看的无聊,便晃到后院去看许爸他们栽树。
      “这什么树???好活吗?”
      “橘子树,好活?!毙戆中?。
      “我能种一株吗?”陈森问。
      “成??!”
      陈森拿着锄头挖坑。
      许爸在旁边指导:“坑要挖深一点,宽一点?!?br>  坑挖好,又倒水。
      “嗯,拿锄头搅一搅,没有积水就再浇一点?!?br>  一阵倒腾。
      陈森把最后一捧土压实,拿脚踩了踩。
      “叔,这样就行了吗?”
      “嗯,然后就等它慢慢长?!?br>  “那几年能结果???”陈森又问。
      许爸摇摇头:“这是实生苗,没嫁接过,指不定多少年结果呢,结出来估计也酸?!?br>  陈森:“……”
      费这半天劲。
      
      陈森蹲在那儿看自己栽的树的时候,司南过来了。
      “关雁呢?”
      “抱着许旭求他帮忙分担卫生呢!”
      司南说完,两人都笑了。
      “这你栽的?”
      “嗯?!?br>  “是橘子树?!背律植沽艘痪?。
      司南摸了摸叶片:“这是实生苗吧?结果了估计也是酸的?!?br>  陈森:“……”
      司南笑笑,走到树苗堆挑挑拣拣一阵,拎着一棵走过来。
      挖坑,倒水,放树。
      “熟练工啊……”陈森嘴角噙笑看着他。
      “以前帮人家种过?!?br>  “你种的啥?”
      “石榴吧?!?br>  “能结果吗?”
      “能?!?br>  “……”
      
      晚上许爸把烧烤炉子搬了出来,大手一挥,宣布今晚烧烤。
      关雁听得热血沸腾,立刻忘了一身“卫生债”,兴冲冲的跑到厨房去帮忙串烤串。
      许旭:“那我去搬碳箱?!?br>  司南:“我帮你?!?br>  陈森:“那我负责啥?”
      司南:“水晶就负责好看吧?!?br>  陈森:“……”
      
      许旭带着司南往后院杂物间走。
      “你跟陈森挺像的?!毙硇窈鋈凰?。
      司南愣了一下,严肃纠正:“我比他勤快?!?br>  许旭哈哈大笑。
      司南也跟着笑:“为什么这么说?”
      “不知道?!毙硇衲幽油?,笑容羞涩,“就是觉得你们都很厉害,嗯,很厉害?!?br>  
      ——不是害羞。
      ——那是什么?
      ——胆子小。
      
      “就这儿?!毙硇癜训瓢纯?,杂物间有点乱,碳箱子被压在一堆木板底下。
      两人把木板移开,许旭伸手要去抬,司南一把抱起来——有点重。
      “我来吧?!?br>  “你关门?!?br>  
      往回走到拐角的时候,司南停了一下:“班长?!?br>  “嗯?”
      “你也很厉害?!?br>  “什么?”许旭愣了。
      司南扯扯嘴角:“如果你觉得我和陈森很厉害,那么和我们一起的你也很厉害?!?br>  许旭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没说话。
      “走吧?!?br>  “嗯?!?br>  
      院子里,关雁跟许妈并肩坐着学烧烤,陈大爷窝在躺椅里负责吃吃吃。
      许爸又把那桶药酒提溜了出来,司南连忙把关雁一把拉了起来:“你歇歇,我来?!?br>  关雁被他拉的一踉跄,莫名其妙的拍拍屁股坐过去,没一会儿就跟男人喝嗨了。
      “我以后也要开个农家乐!”关雁拿着一把铁钎当话筒,“有酒有肉有兄弟,就缺个姑娘了?!币簧凄?,“我女朋友也不知道从丈母娘肚子里出来了没……”
      许旭拿着手机录关雁的醉态,笑的都喘不上气了。
      两个大人吃了一会儿就回屋看电视了,留几个人在外面瞎折腾。
      “我想吃香菇?!背律言谝巫永镆弥钙?,“还有玉米?!?br>  司南翻个白眼,挑了几串香菇和玉米放碳架上烤。
      陈森静静看着他。
      男生的鼻头上浸了些汗,白皙皮肤被旺盛炉火烘的发红,嘴角抿着,眼神沉静专注,不自觉就带出一点阴冷气质。
      “喏?!彼灸习芽竞玫南愎降莞?。
      陈森接过来吃了,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乡下的空气很好,漆黑天幕上零星缀着几颗星子。
      司南开了瓶啤酒,慢慢喝着。
      “看什么呢?”
      “北斗七星?!?br>  陈森凑过来:“有吗?”
      司南起身带着他往后院走。
      许爸的树还没栽完,司南带着他站到旁边的一小块空地上。
      “看那儿?!彼灸鲜炙匙乓桓龅慊艘惶跸?,“那是勺把?!蔽⑽⒁煌?,“那是勺?!?br>  陈森顺着看过去。
      司南继续指:“勺把末端那颗星叫摇光,中间是开阳星,再来是玉衡星,我听人说玉衡是七星里最亮的……这么看着感觉没什么差别啊……”
      “听人说?”
      “小时候我妈很忙,有的时候我会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玩,有一次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就跑到一家书店里待着,书店里在办讲座……”司南抬头望了望天,“讲的就是星星?!?br>  “你会认星座吗?”陈森张开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下,“勺开口的那两颗星星,天枢星和天璇星连起来,往外延长五倍,就是北极星,在那儿?!?br>  司南看着他,目光意味不明。
      “这颗星星一年四季都位于正北方星空,移动范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我们这个半球,所有星星都是围绕它作逆时针转动,找到它就相当于找到了小熊星座,也找到了你回家的路?!?br>  
      男生侃侃而谈,像背书似的。
      
      “天气再好一点,视野再开阔点,我们还能看到飞马座和仙女座,大概在那儿?!背律沓笾噶艘桓龇较?,像曾经那个人教他的那样,眼神准确而又笃定。
      司南看着他,好像回到了少时的那间书店,拿着星空图的年轻男子说起这些来,也像是想到了谁,目光思念缱绻。
      陈森点了根烟,把烟盒扔给司南。
      “想起谁了?”司南也点了一根。
      “我爸?!背律崆岷舫鲆豢谄?,烟线被他长长的吐出去。
      “他……”
      “去世了?!背律嗤范陨纤酉?,轻轻一笑,“外出考察的时候遇险了。我爸是搞地质的,他们那群人都很拼,他那人又很容易认真?!?br>  “那你跟你爸还真是不一样?!彼灸厦凶叛?,笑容浅淡,“老猫一样?!?br>  陈森对他这个说法不予置评。
      “我爸跟我说,人类的时间和地质时间不一样,一百万年或许对人类来说已经很长很长,长到我们无法想象,但对他来说,却只是最小单位?!?br>  少年声音轻的仿佛来自遥远时空的另一端。
      “在他的世界里,很快有就会变成无,一个人类的消失,短短几十年,这个星球并不会为之做出任何回应?!?br>  “这代表着,你只需要好好的走完自己剩下的日子?!?br>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